第六百九十八章·此江一战乱心神(第三更)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武侠之无限抽卡第六百九十八章·此江一战乱心神(第三更)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张让身形一动,步云南的身形也是一动。

  嘭的一声,两个的拳锋重重地撞击在一起。

  步云南最擅长的就是掌法,虽然也会使用兵器,但几乎从来都不用兵器。

  而张让虽然擅长的武学很多,可现在自己只有背后一把血影剑,还不如自己直接使用拳头来对抗步云南。

  一时间,一名六道境一重的强者,一名六道境二重的强者。

  两个人竟然在擂台之上打得难解难分。

  虽然两个的招式威力很强,不过大家出手的时候,都留有几分余地。

  这就使得江面上的擂台虽然有被破损,但并没有被破坏得很严重。

  可在岸边观战的武者却是知道,按照现在这种战斗程度,用不了多久,这座擂台就要被两个人打爆。

  果然,两个人频频交手,一直都是拳脚掌法招式,没有人释放出强大的招式。

  交手足足一刻钟的时间。

  就是这一刻钟的时间,却是已然将擂台打得千疮百孔。

  “张让,你原来就这么点儿本事吗?既然只有这样的话,那我就不客气了。今日,海中龙宫,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张让嘴角微微上扬,“葬身之地,这个词不错,我喜欢。可惜,这个词要留给你了。”

  下一个瞬间,两个人身形一动。

  岸边的众人竟然在这一瞬间,看不到两个人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只能听到空气之中传来嘭嘭嘭嘭地交手的声音。

  接着,只见两道身形出现在擂台之上的两侧。

  “大风掌!”

  很多人都知道,风神风远扬的成名绝技,大风掌。

  一掌出,天地变色。

  可惜,当初创造了如此武学之人,如今却是死在自己的弟子手中。

  昔日成名技,今日判师招。

  何等可悲,何等讽刺。

  “一念花开!”

  张让发现,步云南的力量十分刚猛,而且这种刚猛之中,透着一股说不出的阴冷。

  但两种力量竟然不会冲突,不仅不会冲突,相反,无尽的阴冷反而让刚猛更加凝实。

  这种力量,很像是魔道功法,但却和自己目前所见到的任何一种魔道功法都不同。

  所以,张让施展出道门秘法,一念花开。

  一掌轻轻打出,随着一朵金色莲花推出来,朝着步云南轰过去。

  轰的一声巨响。

  霎时间,整个擂台被轰碎成无数齑粉。

  与此同时,两个身形再次狠狠地撞击在一起。

  嘭的一声,然后再各自分开。

  只不过这一次,张让却是只后退了几步,但步云南却是后退了十几步远。

  显然,刚刚的一念花开,对步云南的力量产生了压制。

  张让的力量本来就不逊色于步云南,加上此刻张让的招式可以压制步云南。

  一下子,步云南陷入到了极大的被动之中。

  然而,这并不是最可怕的。

  让所有观战之人感觉最可怕的是,此刻的张让竟然缓缓抬起手,掌心周围无尽流风涌动,竟然和刚刚步云南所施展出来的大风掌有些相似。

  模拟卡牌!

  张让在突破到六道境之后,卡牌空间之中新觉醒的能力。

  任何自己看到的卡牌,都可以形成一张临时卡牌来模拟对方的卡牌。

  当然,模拟卡牌是并非是将对方身上的卡牌复制过来直接使用,只是模拟出对方的那张卡牌七八分的威力而已。

  而且使用之后,这张模拟卡牌就消散了。属于一次性使用。

  不过,张让却是可以通过自己的武道,对于自己模拟卡牌得到的武学与自身的武道融合,然后施展出和对方威力一般无二,甚至是更强的招式。

  这一刻,见到张让竟然似乎也会施展出大风掌,步云南不由得一惊。

  “怎么可能?师父的大风掌,你怎么会?”

  张让看到漂浮在半空之中有些慌乱的步云南,这是自己第一见到步云南有些慌乱。

  这一刻,张让似乎有些明白,为何步云南会杀死自己的师父了。

  也许,在步云南的眼中,他太在乎自己的师父对自己的看法了。

  偏偏,风远扬最喜欢的弟子并不是步云南,最重视的弟子同样不是步云南。

  正是因为如此,步云南的心中才会产生一丝丝嫉妒,这一丝丝嫉妒,加上其他人的蛊惑,最终就会变成欺师灭祖。

  可惜了,步云南也算是江湖之中的豪杰。

  想到这里,张让不由得朝着岸边的岳娴衣看了一眼。

  这个女人,还真是留不得。

  好好的步云南,就被祸害成了这样。

  天晓得,岳娴衣将来会给江湖带来怎样的浩劫和麻烦。

  这一次,就索性将所有的问题都解决掉吧。

  想到这里,张让一掌朝着步云南轰过去。

  此刻的步云南马上运转真气抵挡。

  轰的一声。

  纵然步云南的境界比张让高一重,可实际上,步云南只不过是将地狱道的法则融入到自身的武道之中,远不能和张让这种将六道法则都融入到自身武道的武者相比。

  一招轰出,步云南直接被轰飞。

  然而,这并不是结束,而是一个新的开始。

  接下来,张让频频出手,每一招都是步云南从自己师父那里学习过来的招式。

  以张让的武道加上天地法则的凝聚,每一招都不逊色于步云南的招式。

  看似一模一样的招式,每一招都是师父当初传授给自己的。

  “为什么?为什么您就不信任我?为什么我不可以是风神帮的继承人?为什么我就注定只能做陪衬?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步云南厉声嘶吼,声音直冲云霄。

  最后,张让一招风神腿。

  这一招乃是风远扬传授给小弟子聂迅风的武学招式。

  当初步云南想要学这一招,但师父不愿意将这一招传授给他。

  当初的步云南,对于这件事情一直耿耿于怀。

  而现在,张让却是根据大风掌等一系列风远扬的招式,推演出了这一招风神腿。

  不需要和风神腿一模一样。

  也不需要拥有风神腿那样的威力。

  此刻步云南的心神已然大乱,看到了张让施展出来的这一招和风神腿有几分相似,他就确信无疑。

  师父连自己都没有传授的风神腿,却是传授给了外人。

  “为什么!为什么?”

  轰——

武侠之无限抽卡 https://www.avsohu.com/Read/5625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