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月色明明斩清风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武侠之无限抽卡第七十四章·月色明明斩清风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姚中杰听到这话,吓得直接跳了起来,同时从旁边的仆从手中夺过自己的佩剑。

  结果却是因为抽出佩剑之时手发抖,而几下都未能将佩剑拔出。

  张让一脸微笑地看着姚中杰,也不出手,也不说话,就在椅子上静静地坐着。

  喝完这一杯酒之后,拿起姚中杰的酒壶,给自己又满上一杯。

  姚中杰知道,对方若真的是来杀自己的,恐怕马上就要动手了。

  可从自己跳起来到拔出剑,对方丝毫没有要动手的意思。

  “朋友!你到底什么意思呀?”

  张让一笑,“姚四公子,这么开不得玩笑吗?还是你胆子天生就这么小呢?”

  姚中杰听到这话,才明白过来,刚刚张让是在好自己开玩笑。

  他也知道,不少江湖人脾气古怪,恐怕面前的这位少年,就是如此。

  哪有人穿得和剑雨山庄的杀手一模一样,张口闭口还用这种事情吓唬人。

  姚中杰将佩剑和剑鞘交给仆从,这才坐下。

  “你……你吓死我了!刚刚被你这么一吓,我这酒都醒了大半。”

  此刻,在二楼酒楼之中,一名中年男子之前已经紧握腰间的宝刀,若是张让刚刚出手,那么他也会马上出手。

  姚中杰乃是姚家家族的四公子,出门自然不可能只有两名仆从跟着,暗中自然有人保护。

  张让笑了笑,“你就这么确定,我不是来杀你的?”

  张让说着,将茶杯里的酒一饮而尽,又给自己倒上第三杯。

  见到张让要喝酒,姚中杰马上抢过酒壶,给张让倒上。

  行走江湖,多个朋友多条路。

  姚中杰看张让和萧云儿气度不凡,便知道不是一般人。

  “你若是要杀我,早就动手了,怎么会光说话不动手呢?难不成,第一次杀人,没经验吗?哈哈哈哈……”

  张让将第三杯酒一饮而尽,茶杯轻轻地放在桌子上。

  “姚四公子,你说对了。我还真的是,‘第一次’杀人。”

  唰——

  惊雷刀法不仅威力强,更重的便是快,犹如惊雷一般迅猛。

  萧云儿都没有看清楚张让的刀法,只见一道血光已然在姚中杰的胸口蔓延开,随着鲜血飞溅,江湖醉的二楼传来尖叫。

  这一刻,远处暗中保护姚中杰的二脉境高手暗道不好。

  可他想要出手之时,已然来不及了。

  萧云儿没想到张让之前光动嘴不动手,结果现在忽然动手。

  不要说姚中杰没有反应过来,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

  张让站起身,对萧云儿说道:“你去血心伞吸血。其他人交给我。”

  张让说着,来到那名暗中保护姚中杰的二脉境武者的身边,却是当着他的面,将手中的龙雀大环刀插入刀鞘之中。

  二脉境武者手中的腰刀指向张让,“什么人?敢在高营城之中杀我姚家之人?你可知道死字怎么写?”

  此刻,江湖醉的二楼一片大乱,不少人朝着楼下跑去,在楼梯上相互推搡。

  一些人更是躲在桌子下面瑟瑟发抖。

  张让看着周围的众人,淡淡一笑,“姚中杰都看得出我是剑雨山庄的杀手,你看不出来吗?”

  对方眉头一皱,冷声道:“你什么意思?你以为你是剑雨山庄的人,我便不敢杀你了吗?”

  张让点了点头,“不错。你的确不敢杀我!毕竟,不是我剑雨山庄要杀你姚家的人,而是有人花钱买姚中杰的命。我剑雨山庄,只不过是你姚家对头手中的一把剑罢了。当然……”

  张让说着,将龙雀大环刀背在身后,双臂张开,将胸膛露出来,一副任杀任刮的模样。

  “剑雨山庄之所以做杀手组织还能存在这么多年,便是因为我们中立。我们不参与任何地方的争斗,我们只做我们自己。做一把江湖人不便出手时候的利刃。可若是你对我出手,便等于挑衅剑雨山庄!到时候,恐怕就真的会促和我剑雨山庄和你姚家敌人的联合。到那个时候,高营城是否还有姚家,可就不好说了。”

  二脉境的武者自然也知道,姚中杰三个月前玷污的太公湖帮一名长老的孙女,说不定这一次就是太公湖帮雇凶杀人。

  况且自己若真的和剑雨山庄的人动手,若是给姚家带来更加的麻烦,那就更遭了。

  “哼!算你长了一根好舌头!我不与你计较!”

  二脉境的武者说着,收起自己的佩刀,绕过张让来到了姚中杰的身旁。

  此刻,萧云儿刚刚将插在姚中杰胸口的血心伞拔出来,血心伞之上无数蔓延的血红色细线,犹如春日里的无数粉红枝蔓。

  “走!”

  张让说着,带着萧云儿离开。

  萧云儿瞪大眼睛,看着走在前面的张让,震惊不已。

  杀手是雇主手中的剑没错,但自己还从来没听说过有杀手在杀人之后,和被杀之人的手下讲道理,然后竟然真的不动手的呢!

  “张让弟弟,你是怎么做到的?那家伙竟然真的被你劝说住了?”

  张让一撇嘴,“云儿姐姐莫要夸我!哪里是劝说住了,只是他傻罢了。觉得杀了我便是得罪了剑雨山庄。”

  萧云儿一想,还真的是这么回事。

  若是对方真的杀了张让,那必然会得罪剑雨山庄。

  毕竟剑雨山庄做的就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勾当。

  若是对方每一次都找剑雨山庄报仇,那剑雨山庄的生意也不用做了。

  可为什么很多杀手此前去杀人,却是死在对方的手中一去不返呢?

  萧云儿猛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别人都是偷偷地去杀,对方发现之后就拼死抵挡,甚至是反击。

  但今天张让却是光明正大地坐在被杀目标的对面,甚至还喝了人家三杯酒。

  言语之中真真假假,最后出其不意。

  江湖之中,以如此方式杀人的杀手恐怕也没有几个。

  这时,张让扭头看了一眼萧云儿,二目之中闪过一片鬼魅的光华。

  “云儿姐姐,张让这么仰慕你,想必你是不会和其他人说我劝阻了姚家之人这件事情吧?”

  这一刻,萧云儿感觉自己的心头竟然有一股暖流淌过,心跳也不由自主地快了几分。

  “张让弟弟放心,我只会与公输大人说你出其不意将对方杀掉,然后用血心伞吸血之后,就离开。其他的,我会替你保密的。”

  张让心头冷笑,蓝色二星的魅惑之眸,果然威力不容小觑。

  连修炼有媚功的萧云儿都能被自己影响。

  同时,张让也知道这萧云儿果然是公输让的人。

  只是这公输让,为什么要盯着自己呢?( 武侠之无限抽卡  )


武侠之无限抽卡 https://www.avsohu.com/Read/5625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