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血刀落煞斩天山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噗嗤一声。

  随着张让一刀斩出,一名护卫倒在血泊之中。

  一旁的另外一名护卫听到声音,急忙扭头观瞧,被张让一刀砍在肩头。

  这时,护卫才知道这个少年有问题。

  但之前经历一番苦战才杀出来,此刻更是肩头挨了一刀。

  尤其是张让的本事,虽然只有一气境五重,但却不输于一气境六重甚至七重的高手,加上对方受伤。

  三招之后,张让手中长刀刀锋一转,噗的一下捅进护卫的胸口。

  张让将刀拔出来,看着对面的张云年,冷冷一笑。

  “是你?张让!你竟然没死!”

  张云年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张让竟然还活着。

  张让冷冷一笑,“我若是死了,谁来亲眼见证张家的覆灭?”

  这一刻,张云年犹如五雷轰顶一般。

  梁家丧子。

  刀法秘籍。

  三家围攻。

  “难道这一切,都是你做的不成?”

  张让点了点头,“不错,都是我做的。只不过你现在知道的有些太晚了。”

  话音刚落,张让手中长刀出手,直奔张云年砍过来。

  张云年虽然有炼体功夫,但却并非刀枪不入。

  见到一刀斩落,马上躲闪。

  然后用双拳攻击张让。

  可张云年有炼体功夫,张让也有。

  虽然张让因为修炼资源跟不上,没有张云年的进展快。

  但张让身上的能力卡,足以令张让在体质方面有压制张云年的实力。

  张让刀中带拳,不消片刻便将张云年打得节节败退。

  一拳落在张云年的右肩头,直接将张云年的骨头砸断。

  接着,张让一刀横扫。

  张云年猝不及防,被一刀砍在腹部,鲜血汩汩流出。

  张让冲上去,只差最后一刀,然后将张云年的头颅砍下来,丢给梁家之人,一切便大功告成。

  可想不到就在张让最后一刀要落下之时,却是被从旁边刺过来的一剑挡住。

  “是你!?”

  张让和对方都是一惊。

  来者一袭白衣,乃是天山派的那两名男弟子之一。

  见到张让,对方大吃一惊。

  要知道,之前他们可是得到了消息,张让在堂茂山被梁家之人逼得从山崖坠落,怎么可能还活着?

  “师兄救我!师兄救我!张让要杀我!张让要杀我!”

  天山派弟子自然是挡在张云年的面前,“张让,你本有机会加入我天山派,但为何诈死?走,和我一起去面见段师叔!”

  张让冷哼一声,“你天山想要收张云年为弟子,无非是看中了他的炼体资质。但张云年的右肩头的骨骼已经被我砸断,除非你们能有上等的丹药才能让其恢复,否则他这一辈子都是一个断臂的废人!想必你天山派不需要一个废人吧。既然你天山派不需要废人,我杀了他,又能如何?”

  “一派胡言!我天山派弟子,其实可以随便让人斩杀的!”

  天山派弟子勃然大怒道。

  要知道,从他下山开始,这一路上哪个江湖人士见到他们天山派的弟子不是客客气气的。

  像是张让这种要杀他们的人还一副理所应当的,还是第一次见到。

  张让摇了摇头,看着这名天山派弟子。

  “纵然是你二脉境的高手,我也不惧!我张让要杀的人,没人拦得住!”

  天山派的弟子冷笑一声,“你想要杀的人,没人拦得住?你以为你是谁?温侯吕奉己还是辽神张文远?”

  张让没有答话,或者说,张让的回答只是那手中的长刀。

  这一次,张让之所以没有带龙雀大环刀出来,就是担心被别人发现是自己动的手。

  现在看来,还是应该讲龙雀大环刀带出来。

  因为自己手中的长刀不过是普通兵刃,远不能和天山派子弟手中的天山长剑相提并论。

  两个人叉招换式,激战了三十几个回合。

  天山派的弟子也是一惊。

  “想不到,这江湖之中还有人年纪便能抵挡住我天山派的绝学——天山折梅剑!”

  张让不禁冷笑。

  这天山折梅剑乃是一门二阶武学,虽然听上去名字唬人,可实际上华而不实,否则的话,以天山派的底蕴,怎么可能让门下弟子修炼这种垃圾剑法。

  当然,整个江湖上对于天山折梅剑的评价乃是三阶,可在张让这里,天山折梅剑就是二阶武学。

  所以,张让甚至都没有抽取这张卡的想法。

  相反,天山派的步法《步步雪莲》却是很厉害。

  虽然对方修炼的不是很到位,但却也是一个不错的步法。

  两个人缠斗片刻之后,张让开始有些力气不支。

  毕竟对方是二脉境七重的高手,自己现在才一气境五重。

  之前之所以能和对方打得不分上下,一方面是天山派的弟子想要将张让活捉。

  另一方面,便是因为张让不断地消耗内力,否则的话,怎么可能支持到现在。

  这一刻,张让终于意识到,虽然自己需要抽取对方身上的卡牌来提升实力。

  但也要看情况。

  若是自己有把握和敌人周旋一番还好。

  但像是眼下这种情况,却是太过于冒险了。

  两个境界相差悬殊,就算抽取到对方身上的卡牌,自己也没有办法完全扭转当前的战况。

  天山派弟子见到张让的刀锋远不如之前那般威猛,便知道张让要支撑不住了。

  “张让,不得不承认,你还真的是让我刮目相看。我天山派门下不少弟子,能在一气境和我打上三十回合的,寥寥无几。但可惜,你招惹到我天山派的头上,难免一死。”

  天山派弟子说着,手中天山长剑剑锋一转,直奔张让的上三路点过来。

  “难免一死?抱歉了。我张让想要杀的人,谁也拦不住。”

  就在这时,张让手中的长刀之上刀煞凝聚。

  咔嚓!

  长刀直接将天山长剑斩断,接着一刀落下,自天山派子弟的左肩头划过前胸到右下的腹部划出。

  霎时间,鲜血飞溅。

  在不远处观战的张云年都傻了。

  他原本以为天山派的师兄到了,自己就能活命,却是万万没想到,张让这家伙竟然连天山派的弟子都傻了!

  “张让……你……你竟然杀了天山派的弟子!”

  张云年瞪大眼睛,不敢相信面前刚刚发生的这一切。

  张让冷冷一笑,提着长刀朝着已然被废了一臂的张云年走过去。

  “不是我杀的天山派的弟子。而是梁家人。”

  张让说着,朝着天山派的弟子的身上补了一掌,虽然是自己融合而成的虎雷掌,但这一掌从伤痕上看,却是和梁家的奔雷掌一般无二。

  见到这一幕,张云年彻底明白。

  “赵云封长老,也是你杀的!”

  张让无奈地摇了摇头,“我不想算计任何人,只想依靠天山派离开张家。但你们却是想要害死我和童锁,当初更是害死了我的父亲。杀人者,人恒杀之。”

  噗——( 武侠之无限抽卡  )


武侠之无限抽卡 http://www.avsohu.com/Read/5625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