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逆鳞触动血染山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武侠之无限抽卡第五十章·逆鳞触动血染山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张让!那人已毫无反抗之力,你为何还要痛下杀手?”

  梁家族长见到自己家子弟被杀,勃然大怒,站起来指着张让怒吼道。

  段先生万万没想到,张让竟然敢在比武擂台之上杀人。

  虽说刀剑无眼,可刚刚那种情况,梁家之人已然被斩断一臂,毫无反抗之力。

  之所以没有人上前制止,只是觉得梁家这人上来的有些蹊跷。

  这一场比试也有些诡异。

  却是没想到,两个人不知在说着什么,张让就动手将对方给杀了。

  看着滚落到擂台下面的人头,段先生眉头紧锁,站了起来。

  “张让!刚刚那人已然输了,你却痛下杀手!你信不信我取消你的资格?”

  这时,冰山美人慕容婉也站了起来。

  “此子年纪轻轻,便如此心狠手辣,就算是能得到百胜,我天山派也不会收此人。段师叔,依我之见,不如取消他的资格。”

  段师叔眉头一皱,虽然张让做的过分。

  但行走江湖,刀光血影,又有几个人不狠呢?

  只是这张让在大庭广众之下动手杀人,让天山派脸上无光,所以必须要有所惩罚才是。

  而无论是段先生的话,还是慕容婉的话,张让都没有放在心上。

  张让只是目光冰冷地盯着主看台之上的梁家和张家的两位族长。

  “梁家,很好!张家,也很好!”

  张让说完,转身竟然从擂台上跳下来。

  段先生见到这一幕就是一惊,要知道,今天张让才打了四场。

  “张让,你现在离开,再上擂台的话,可是要重新计算十胜的。”

  对于段先生的话,张让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朝着广场本面飞奔而去。

  全场众人皆是一阵惊呼。

  “张让,我再说一遍,你若是现在离开,就会失去十胜的资格。甚至是进入我天山派的资格!”

  “这资格,我不要了!”

  离开的张让在人群之中停下脚步,冷冷地回了一句,然后脚下生风,飞速离开。

  之前六日,张让一个人斩获六十胜。

  只要之后一路顺利,必然能斩获百胜。

  要知道,现在整座秦安城有可能最后斩获百胜的也不过两手之数,如此机会,张让竟然说放弃就放弃了!

  即将到手的胜利,竟然就这么放弃了?

  段先生一脸不解地看向梁家和张家的两位族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两位族长哪里知道自己儿子在背地里搞事情。

  马上派手下心腹去跟踪张让,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让离开广场之上,飞奔在秦安城的大街之上。

  很快,张让回到了张家,回到了自己的院落之中。

  虽然院落破败,但这里却是自己和童锁一直以来生活的地方。

  还没进院子,张让注意到了院落的大门已经被人踢开,走进去一看,院落之中一片狼藉,现在有人冲进来将童锁抓走。

  看样子,梁家的梁成路并没有骗子。

  而且恐怕是张家和梁家联手,想要对付自己。

  毕竟自己杀了梁家那么多人,所以梁家对自己恨之入骨。

  而张云龙死了,张云翔虽然有百胜之姿,但一个依靠轻功获得百胜之人必然不会被天山派看重。

  因此,张家便希望自己出事。

  一旦自己死了,那么张云翔便有机会进入天山派。

  殊不知,天山派招收弟子,只要四人,只不过秦安城刚好有四大家族罢了。

  若真的是四个家族一家一个的话,还比试什么,直接让四个家族各出一名年轻子弟不就好了吗!

  张让拿着张兴义给自己的记名弟子的令牌,在张家借了一匹快马,飞奔出秦安城,一路向北。

  梁家五十人,张家五十人。

  显然这一次是两方联手。

  不过对方不是五个人十个人,而是上百人,便说明这些人实力不强,甚至高手都没有几个,只是人数众多罢了。

  梁家族长的心腹和张家族长的心腹,两个人看着张让打马出了秦安城北门,想要再弄两匹马已然来不及了,只能施展轻功在后面追赶。

  堂茂山张让从来都没有来过。

  骑着马刚来到山脚下,张让便注意到了附近的草丛之中有人埋伏。

  虽然自己不知道对方是谁,可当自己骑马靠近的时候,却是注意到了那些人身上的卡牌。

  但张让却是装作没看到,继续向前,只是做好了随时反击的准备。

  就在自己的马冲过草丛的一瞬间,

  从草丛之中暴起四人。

  三人一气境五重,赫然还有一名一气境六重之人。

  四人高高跳起,手中大刀自上而下,同时出手。

  若是张让毫无防备,四人刀锋落下,就算他不死也要被砍断一条胳膊。

  但张让早就注意到了他们,左手化拳轰出,直接将一人震飞,右手抽出龙雀大环刀一扫,直接在两人的身上斩出血痕。

  接着身子向后躲避最后一人的进攻,反手一刀斜着砍在对方的胳膊上。

  醉刀意,刀锋变。

  一刀再斩,砍下对方的头颅。

  张让提着还在滴血的龙雀大环刀,打马而上,直奔堂茂山上来。

  见到张让踏马而来,在山路上埋伏的人便知道前面的四个人失败了。

  不过马匹上山,速度自然慢了一些。

  张让在马上注意着周围的动静,时刻提防着有人偷袭。

  忽然,远处有两道箭矢射过来,张让早就有所准备,在马上一翻身,躲在马的另一侧,避开了箭矢。

  但却是从另一侧的草丛之中,暴起一人。

  “张让,去死吧!”

  张让听到声音,身子顺势翻滚落下马。

  看似是刚刚躲避箭矢的时候掉在了地上。

  冲出来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张家的张云雄。

  他为弟弟报仇心切,便在半路埋伏。

  就是为了这一刻的到来。

  本来自己堂堂一气境八重的高手,就可以轻松击败张让这个才一气境五重之人,加之张让从马上跌落,更是让自己觉得碾死张让,就像是碾死一只蚂蚁那般简单。

  父亲还送给自己一把飞刀,完全是想太多了。

  可自己一刀斩下,落在地上的张让却是在地上一转,一只脚抬起来踢在自己的手腕上。

  赫然是张家的步法鹰爪踏。

  不过这鹰爪踏唯有张云翔练成过,张家练成这一门步法者寥寥无几。

  这张让是什么时候学会的。

  张云雄还未反应过来,张让趁机一刀斩出,此刻张云雄手腕被踢开,门户大开。

  张让一刀犹如猛龙穿云一般,噗的一声洞穿了张云雄的腹部,接着一脚将张云雄踢开。

  远处放冷箭的人见到一气境八重的张云雄都败了,吓得转身就逃。

  张让马上施展出千里百步瞬追了上去,将两名弓箭手砍翻在地上。

  将两个人脸上的黑布扯下来,发现赫然是张家的宗家子弟。

  “你们不是想要让我张让死吗?那我就和你们好好玩玩,看看到底谁会死!”( 武侠之无限抽卡  )


武侠之无限抽卡 https://www.avsohu.com/Read/5625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