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祖父大人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仙人驾到第二百八十一章:祖父大人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很好,也不用选别的场地了,我们就在这里,只要诸位道友能让在下的脚步一动,就算在下输了”



  



  姜岸微笑道。



  



  皇普一统当即脸色一沉:“道友这是什么意思,看不起在下?同为假婴修士,不知道道友哪来的底气!”



  



  “底气,在下是有一点的,所以才请诸位一起上,否则到时落败太快,丢了脸面,着实不太好看”姜岸认真的说道。



  



  “狂妄!”



  



  “无知!”



  



  “欺人太甚!”



  



  半空上的皇普家金丹修士自然大怒,纷纷出言呵斥,皇普一统更加不高兴,说道:“看来,道友真把自己当成元婴修士了,也好,在下就来领教道友的神通,是否有嘴巴说的那么厉害”



  



  说着,他一拍储物袋,放出自己的飞剑,便朝着姜岸激射而去。



  



  这一招他只是试探而已,用了两成功力,真打起来,皇宫就要毁掉了。



  



  哪知道,面对皇普一统的试探性攻击,姜岸却不客气,右手一翻,光芒一闪,就出现了一把赤红的长剑,轻轻一挥,一道火红剑气就一闪而过,眨眼间撞上皇普一统的飞剑,啪的一下,飞剑径直断成两截,掉落地面。



  



  “什么!我的飞剑!”



  



  本命飞剑损毁让皇普一统嘴角流出鲜血,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这可是他祭炼了上百年的飞剑啊,怎么可能连对手普通的剑气都抵挡不住!



  



  “诸位还要比么?”



  



  皇普家修士愣愣的一抬头,这才发现姜岸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他们头顶的虚空上,手持长剑,轻轻说道。



  



  所有人一个激灵,寒意骤生,连假婴修士的本命飞剑都抵挡不住对手随手一击,而且身法如此诡异,要是刚才一个偷袭,他们又怎么能对抗得了?



  



  这人不会是压制了修为的元婴期老怪吧。



  



  如此想着,皇普家修士战战兢兢,皇普一统直截了当的认输道:“道友神通惊人,我等甘拜下风!”



  



  一叶而知秋,虽然没有全力打起来,但对手的长剑太过恐怖,谁也不敢应其锋芒,毕竟法宝炼制不易,可不是让人砍成两半的。



  



  对于这个结果,姜岸一点也不意外,跟同阶修士相比,他的法力是同阶的几倍,神识是同阶的几倍,神通秘术更是超出不知凡几,而且他手中这把剑其实就是倾天神君的神宝,伏乾剑,只不过在倾天神宫期间,被姜岸多加了几道禁制,改变容貌,让他人认不住来,但威力依旧可怖,别说眼前这些金丹修士,就是元婴老怪,也挡不了几剑伏乾剑的剑气。



  



  “承让了!”



  



  姜岸说了一句,立刻闪身回到皇后身边,直接拉着她走进了殿内。



  



  “七叔,这个人太可怕了,他手里那把剑也太锋利了…”



  



  一个金丹初期的修士刚说话,皇普一统立刻一瞪眼:“不要说话,回去再谈,让太后立刻滚过来赔罪,这败家娘们惹到不该惹的人了,你们也先回去,我去陪一陪这位亲家,很可能,他会成为我们的一大助力”



  



  “明白!”



  



  于是一拨人分开,皇普一统心疼的收起自己飞剑的残骸,叹了一口气,然后走进了大殿里面。



  



  没有一会儿,太后和皇帝慌乱无比赶过来,停在凤仪宫台阶前,然后太后亲自说道:“媳妇求见七叔祖!”



  



  顿了一下,里面传来皇普一统的声音:“你就在外面站着,皇帝一个人抱着太子进来!”



  



  太后的脸色顿时一白,别看她似乎地位尊崇,但七叔祖想废就能废了她,当即求情道:“媳妇知道错了,请七…”



  



  “你再多说一言,就不是站着,而是跪着了!”



  



  太后当即一哆嗦,不敢多言,朝皇普奕使眼色,让他为自己求情。



  



  皇普奕一脸的苦涩,抱着自己不到三岁的太子,走进了凤仪宫里面。



  



  “皇普奕参见七叔祖以及泰山大人!太子已经带到”



  



  “我的儿!”



  



  皇后立刻扑过去,将太子抱在怀里,一脸的心疼,轻轻问道:“安儿,怎么样,疼不疼,有没有想母后?”



  



  太子两岁多了,已经能说话,只是身子比同龄人柔弱多了,精神也很萎靡,一副永远刚从睡梦中醒来的样子,只不过一双漆黑的眼睛却很伶俐,他笑道:“母后,不疼呢,不过就是很想很想母后”



  



  皇后强忍着不落泪,点了点头,然后将他带到姜岸跟前,让他自己站在地上,严肃说道:“安儿,这是母后的爹爹,也就是你的外祖父,快给祖父磕头请安”



  



  小家伙很听话,立刻给姜岸老老实实的磕头请安,奶声奶气的说道:“安儿给祖父大人请安,咳咳”



  



  姜岸惊喜而复杂,想不到自己也是当祖父的人了,当即将他抱起来,随手按在他背后输入了一道精纯的法力,然后让他坐在自己腿上,笑道:“安儿就是有礼貌,现在感觉舒服一点了么?”



  



  小家伙当即眼睛一亮,只觉得身体里一股暖流转来转去,让自己变得有力量不说,而且头脑那种昏昏沉沉的感觉也消失大半,开心的点头道:“嗯!安儿现在感觉好舒服呀”



  



  姜岸呵呵一笑,这时,旁边的皇普一统套近乎道:“安儿一点也不怕生,道友不愧是他的外祖啊,可惜在下道行浅薄,不能医治好安儿的病症,惭愧惭愧!”



  



  此时的皇普一统仿佛忘记了刚才的事情一般,如同一个老朋友或者亲戚一般,客客气气的,判若两人,姜岸看了他一眼,说道:“皇普道友能亲自出手,在下就感激不尽了,毕竟缺魂之症,的确棘手非常”



  



  皇普一统眼底喜色一闪,说道:“道友这哪里的话,安儿可是我皇普家的麒麟儿,在下为其出手,天经地义,道友可不要见外了”



  



  两大巨头说着话,下面的人压根不敢插嘴,尤其是太监宫女,一个个噤若寒蝉,就连皇帝本人也是暗暗叫苦,心说我这还跪着呢,你们忘记叫我起来了。



  



  “爹爹…”



  



  心疼丈夫的皇后轻轻叫唤一声,姜岸明了,先叫皇帝起身,然后便仔细为太子检查神魂状况。



  



  “安儿不要怕,祖父给你看病,一点都不疼的”



  



  为了让小家伙放松,姜岸哄道。



  



  “安儿不怕!”太子眨了眨眼睛,莫名觉得这个今天刚认的祖父给他一种强烈的安全感。



  



  “好孩子”



  



  姜岸夸赞着,不动声色用神识侵入他的神识海中,查看神魂的具体形态。



  



  很快。



  



  “咦?”



  



  姜岸脸色微微一动,让一旁紧张注视的皇帝皇后一惊,顾不得礼仪,赶紧问道:“爹爹,怎么了?”



  



  姜岸睁开了眼睛,缓缓说道:“我看过了,安儿的病症看似少了一魂,但其实只是表面现象,情况有些复杂”



  



  “啊?不会吧,在下可是亲手验证过,安儿的神魂的确少了一魂”皇普一统有些尴尬的说道。



  



  “呵呵,难道道友没有发现,安儿看着似乎少了一魂,但其两魂中,有一魂特别强大么?而且,如果真的是缺魂,神智就会受损,也就是白痴,安儿可有此症状?”



  



  安儿是白痴?分明很聪明啊!



  



  皇普一统神情一干,联想姜岸说的话,忽然灵光一闪,问道:“道友的意思是,安儿不是少了一魂,而是有两魂结合在一起,没有正常分开罢了!”



  



  “正是如此!”姜岸点头了。



  



  “爹爹,那情况到底是变坏了还是变好了?”皇后急忙问道。



  



  “自然是变好了,如果真的是缺魂,麻烦无比,但现在这种情况,只要把那道强大的魂分成两半,即可恢复正常”姜岸说道。



  



  皇帝皇后闻言大喜,这时皇普一统却泼了冷水:“话虽这样说,不过分离魂魄本来就很难,加上不能出一点差错,否则对于安儿来说就是灭顶之灾,道友可有办法?”



  



  众人又看向姜岸。



  



  姜岸则是摸摸小家伙的脑袋,悠悠说道:“在下自然是有办法的,只不过分离魂魄之痛,恐怕安儿难以承受,而且即使成功了,至少要调养几年,才能补回元气”



  



  “爹爹,只要能治好安儿,调养几年自然没有问题,不过您说的分离之痛,难道就没有办法抑制么”



  



  天下母亲都是疼儿子的,分离魂魄啊,想想都很痛苦,皇后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姜岸身上。



  



  “我也舍不得让我的小孙儿那么痛苦,放心吧,我已经思量好一个计划,稍作准备,几天之内就能实施”



  



  姜岸一席话让皇后放心下来,露出灿烂的微笑,对太子说道:“安儿啊,遇到祖父真是你命中的福分,不对,是我们娘俩的福分”



  



  太子懵懵懂懂的点点头,忽然亲了姜岸一口,说道:“祖父大人辛苦了”



  



  姜岸哈哈一乐,还真是越发喜爱这个懂事乖巧的小家伙,虽然跟他没有血脉联系,却也将他当成亲孙子一样。



  



  见泰山这么高兴,皇帝暗地里便轻轻拍了皇后一下,皇后了然,又小声冲姜岸说道:“爹爹明鉴,可否让太后-进来了,毕竟是女儿的长辈…”



  



  姜岸眉毛一挑,转头朝皇普一统问道:“皇普道友怎么看?”



  



  “嘿嘿”皇普一统陪着笑,说道:“依在下看来,人总会犯错,只要不是很严重,而且还有悔改之心,应当给一次改过的机会,太后对皇后做的事我也听说了,的确是她不对,不过终究是一家人,便饶了她一次吧”



  



  “行,就依道友的意思”



  



  杀了太后固然简单,但以后他们夫妻之间就难相处了,姜岸便顺坡下驴了。



  



  “多谢泰山大人开恩!”



  



  皇帝终于舒了一口气,施礼之后,就去请太后-进来。



仙人驾到 https://www.avsohu.com/Read/5157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