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这个年过的好啊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重生之快意人生第十四章 这个年过的好啊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二天考试的成绩就出来了,徐枫毫无疑问的取得双百,以总分远超第二名半百的分数遥遥领先,照理说应该是理所当然的将会夺得班长的桂冠,出人意料的是,大老头竟然还是没有安排他做班长,反而安排他做学习委员,让他郁闷不已。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由于徐枫此次考得如此好的成绩,他老爸老妈自觉大涨脸面,兴奋不已,逢人便说自家的小孩有多么聪明,考试考了两个满分。别人笑着恭维几句后问徐枫上了几年级,他老爸老妈就有些不好意思,支支吾吾半天才憋出一个一年级,差点没让人笑掉大牙。

  天气一天天的凉了,树上的叶子也渐渐枯黄飘落,秋老虎也顶不住那一场秋雨一场寒的秋风扫荡,早跑没影了,但秋风再厉害也敌不过寒冬的侵袭。

  再过一个多月就是元旦节,跨入94年,这年1月1日发生的一件大事徐枫可是记得很清楚,欧洲经济区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成为《专利合作条约》(PCT)成员国。

  说起这专利法,就不得不插上几句,皆因国内盗版太过猖獗,给国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新中国的第一部专利法一直到1984年3月12日才在六届人大四次会议上由常务委员通过,而该法在1985年4月1日才正式生效,况且出于保护国内企业和技术发展的需求,国家又直到1994年1月1日,才成为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一员,才成为国际专利合作条约的成员国。

  虽然专利法早就有了,但国人的专利意识却依旧单薄的可怜,此后不知道为此吃了多少东洋鬼子的亏,却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为此付出无数惨痛的代价,算是为专利法交了一大笔昂贵的学费,想想就令人气得牙痒痒的。

  快要临近学期结束了,平时不好好学习的同学们,为了过年时少受些家长的责罚,一个个都抓紧时间看书学习,争取多背多记些书本上的知识,这可以从早读时的读书声明显听出,就连班上那些不屑与徐枫往来的都时常来向他请教问题,害得小龙有几次都难以回座位,对此他常报以歉意的微笑。有时他也无聊的想:“没想到他们这么小就知道临时抱佛脚的道理,实在令人汗颜!”

  “哥,起床啦,快看,外面下大雪了,好大的雪啊!”冬日早晨,正睡得朦朦胧胧的,小妹突然跑进来掀掉他的被子,然后叽叽喳喳的说开了。

  “什么?下雪了!”徐枫一听惨了,现在可不像日后,下大雪他上学可就麻烦了。

  急匆匆起床洗漱一遍,草草扒几口饭,然后穿上胶靴背着书包就出门往学校跑。

  “徐枫,你往哪跑呢?下这么大雪,路都没了,还怎么上学,还是明天再去吧!缺一天课也不是什么大事,在家看书也一样!”闻讯赶来的老妈急忙出门将他拉住,一边拍打他棉袄上的积雪一边关切的说道。

  “没什么,我和小龙他们一起去,没事!”徐枫一边挣开老妈的手,一边继续往前走道。

  老妈见劝阻不了他,只好回家拿把大伞,亲自送他去学校。由于看不清路面,一路上多次掉进路边的雪坑中,棉裤都弄湿了,要不是有老妈陪着,今天这学还真没法上了。

  到学校去后,徐枫才发现,今天真的没有多少人来上课,小龙他们都没来,到第二节课时,班上依旧只有稀稀朗朗的十几个人,而且老师今天也没来,同学们只好在校长二伯的安排下自习。闲极无聊,徐枫便在书包里随便掏出一个练习本,开始趴在桌上写起小说来。

  这是他前世写的第一本小说,但最后却因为种种原因太监掉了,令他深感遗憾,如今上天给徐枫再来一次的机会,他自然要好好弥补这个缺憾,所以他再次提笔写了起来。

  小说原名叫《武道魔踪》,主要是看后来更名为《仙踪》的网络版仙侠小说《道缘儒仙》的启发写的,如今重新来过,这小说名自然也不例外,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正式冠名《天宝修神记》,也寓意自己能借此书一战成名,修仙成神。

  中午雪晴了,太阳重新照耀着大地,那银装素裹的一片,仿佛诗人手中的画笔,是那么的诗情画意,我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忍不住长啸一声,然后大声的朗诵起毛主席的《沁园春,雪》: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聚往昔英雄人物,还望今朝!

  农历十八,开始期末考试,二十去学校领通知单(也就是成绩单,因为上面写着下学期的入学时间,我们这里习惯叫通知单)和寒假作业。不用问,徐枫又是满分,为此老师还发了一张金灿灿的奖状给他,让小龙他们好一阵羡慕。不过小龙他们也不差,都是七八十分上下,倒是他们村的另一个女孩比较厉害,两门都是九十分以上,如果不是试卷太过简单,其他人也有几个考满分的,徐枫想她一定也能获得奖状。

  当他将奖状拿回家时,一家人顿时欢呼起来,他爸妈逢人便夸,这回有了奖状,底气足多了,也不怕别人笑话才一年级而已。

  为了奖励他,第二天他老爸就带着一家人上街购物,其实主要是想帮他们买一套新年穿的新衣服,因为去年盖房子,没钱帮他们买新衣服,为此老爸很内疚。

  这时镇上哪有什么好看的衣服,左看右看都没有合眼的,最后干脆任由老妈做主替他挑选一件蓝色棉衣裤买下,鞋则是军黄色胶底棉鞋,就这些也不便宜,足足花了二十多块之多,至于小妹的早就挑好了,一身红。

  其实徐枫更想去县城里买衣服,最好是一套轻便的羽绒服或者日后出现的真空棉,保暖内衣,不过他没说,不想让爸妈操心,再说如今家中也不富裕。

  转眼又到了腊月二十三,送灶神的日子。

  “妈妈,今年怎么没有豆腐,咸菜馅的?”吃着吃着,徐枫突然出声问道。

  “怎么,肉馅不好吃?”老妈放下碗筷不解的问道。

  “不是,去年的豆腐咸菜馅也很好吃,我以为今年还有!”他连忙辩解道。

  “今年你爸收东西赚了钱,家里卖鸡蛋也赚了不少,借款都还上了,过年还要杀年猪,起码留一个猪腿子过年,要是往年,你想吃肉馅的除非在你妈身上割几两肉,不然哪想得到!”他老妈有些欣喜又有些感伤的说道。

  心知自己说错了话,徐枫连忙吃完碗里的第五个灶米粑粑,一溜烟跑上二楼自己的房间,然后在橙黄的灯光下开始继续写作。寒假作业他拿通知单那天回家后就集中火力解决掉了,后来闲的无聊,又燃起了写作的欲望,并一发不可收拾,从此天天埋头苦写,笔耕不辍!

  家中多余的练习本,草稿纸很快被挥霍一空,铅笔也削完好几根,快年关时终于写完了。

  之后凭着写《天宝修神记》中迸发的灵感,他一鼓作气,花费了三天时间关在屋子里埋头苦写,又一部十多万字左右的短篇武侠小说便再次新鲜出炉了。

  轻快新异的写作风格,搞笑幽默的人物对白,精心设计的故事背景,完备的武学体系,一切显得如此的完美,不愧是通读古龙,金庸,梁羽生等武侠大家之作,精研黄易大大玄幻作品精髓,遍读起点无数大神作品,并亲自操刀写过几部长篇小说的骨灰级书虫啊!至于名字,为了纪念自己梦中全心投入写成的第一部武侠修真类全本上架小说,故定名为《天雷九变》。因此新书有许多地方借鉴上一本,比如人物,功法,唯一改变的就是此书剧情更加简练紧凑,打斗场面更加壮观精彩,人物刻画的更加鲜明罢了。

  年三十早上,全家总动员,老妈依旧在厨房忙着煮猪腿和鸡鸭,徐枫和妹妹则帮老爸贴春联。用个小刷把子沾满浆糊,在门上刷刷几下,然后将春联摆放整齐,再往上一贴,用抹布抹平就搞定。虽然简单,但也繁琐,因为家中并不是只要贴一两副就行的,等他们将楼上楼下所有的房间都贴上春联时,已快要到中午十二点了,村中不少人家早已放过鞭炮吃中饭,而他们家连早饭都没功夫吃。

  “快来洗手吃饭啦!”老妈将早已煮的滚瓜烂熟的猪腿子以及鸡鸭用剪刀剪开放进脸盆中,就等他们贴完春联吃饭。

  “来,孩子他爸,这是你的,吃个抓钱爪,保管你来年抓大钱!”

  “徐枫,给,吃个鸡翅,让你有志高飞!”

  “阿静,吃鸡腿,鸡腿肉多长身子!”

  这时奶奶刚好从大伯家过来,老妈连忙添加一副碗筷,给她老人家夹了大大一块鸡腿肉,至于老妈自己,又只有没肉的鸡胸脯,好的都被我们吃光了,好在今年还有猪腿子,也不算差!

  草草吃过年早饭,爸妈立刻忙着炒菜做午饭。其实这年午饭也就是走走形式,早饭吃得这么迟,仅仅过了个把小时吃年午饭,谁还吃得下啊!

  “祝爸妈身体健康,心想事成,万事如意,财源广进,福禄双全!”吃年午饭时,徐枫依旧以茶代酒祝福道,乐得爸妈小的合不拢嘴,一个劲夸他长大懂事了。

  午后三点,是该上祖坟的时候了,三家老小齐上阵,拎着大包小袋的纸钱鞭炮浩浩荡荡的奔山上走去。

  农村的习俗,年三十要祭祖上坟,妇女是不能参与的,所以只有大伯,老爸,五叔带着大哥二姐还有他去,小妹太小,妈没让去,怕吓着她。

  今年大伯在北京卖服装赚了不少钱,看那上坟用的纸钱,满满一袋,再看大哥二姐,都穿的花红柳绿的,漂漂亮亮的,相比之下,徐枫就跟土包子似的,难怪日后农村的小年轻们削尖了脑袋都要往城市里钻,这衣食住行,方方面面确实没法比。

  他们的第一站给爷爷上坟,他曾经当过县城银行的主办会计,算是家中曾有过的最有学问的当家人。

  “爸,给您多烧点,让您在下面也开银行!”大伯幽默的说道。

  待纸钱烧的差不多时,开始燃放鞭炮,接下来才是重中之重——向先人磕头跪拜,祈求赐福。

  老一辈先来,等他们完事后,徐枫第一个虔诚的跪地磕头,心中默默念道:“爷爷,孙子得您保佑,重获新生,一定会尽自己所能,带领全家脱贫致富奔小康的,不会再让您最爱的三儿子,也是就我老爸再像前世那般多灾多难,请您一定要保佑孙儿啊!”恭恭敬敬的九个大响头,额头都磕红了。

  这时五叔指着他的额头对大哥二姐说道:“你们看,徐枫多诚心,你们要像他一样早就把奖状捧回家了,哪还会被老师批评!”

  大哥二姐都被五叔说的惭愧的低下头,但偷偷看向他的目光却十分的得意,骄傲,因为徐枫时常挂在嘴边的幌子就是“这你就不懂了吧,我大哥二姐早就教过我了……”久而久之他所表现出来的成绩,大哥二姐也觉得有自己一份功劳,谁叫他处处打着是他们教的幌子呢!

  拜完其他先人回家时,徐枫的头又开始晕了,这几乎成为他小时候每次祭祖上坟回家的惯例病症,老妈心疼的摸摸他的额头,然后默默的拿出一副碗筷,盛上半碗水走到他的床边,念念有词的用筷子一头敲打着他额头,另一头让他哈口气,接着蹲在床底下一边念着先人的名字,一边给筷子泼水,直到最终筷子站立在碗中为止。这时她会说一些好话,再撒一把米丢进碗里,最后将水倒在床底下,并有碗压住筷子和米。整个过程颇有些像90年代香港僵尸片当中道士驱鬼辟邪的架势,令他印象最为深刻。

  说来也怪,等老妈完事之后,徐枫顿感全身一轻,头也不昏沉沉的隐隐作痛了,好像什么压在他身上的东西走掉了一样。在老妈的安慰下,他安心的睡了一觉,醒来再次恢复先前生龙活虎的精神样,一点也看不出之前病恹恹的模样。虽然他不迷信,但是像这样用常理和科学难以解释的异象,不亲身体验你是永远无法理解和相信的。(大家是不是觉得有点像传说中的鬼压身,好恐怖@_@)

  年夜饭很丰盛,鸡鸭鱼肉,一样不缺,接下来是一些咸鱼腊肉,炸圆子(前面忘了说了,这炸圆子一般是年前二三天就要做好的),最后才到几样现炒的蔬菜,粉丝豆腐猪肉火锅。当然火锅里面还可以随意添加一些鸡肉,牛肉,狗肉,菠菜,包心菜,大白菜之类的,这就要看各家的饮食喜好了。

  这时候的农村,一年到头也就过年吃的好些,所以全是以荤菜为主,素菜只是凑数的配菜。不像以后生活水品提高了,人们走亲戚时的口头禅又改为“天天过年,肉都吃腻了,来几个炒菜最好,大鱼大肉谁还吃得下啊!”

  吃过年夜饭,他和妹妹高兴的站在门边准备看老爸点烟放烟花时,五叔和五婶来了,准备两家一起热热闹闹的看春季联欢晚会。这时候,农村电网还没有改造,一到逢年过节的用电高峰期,往往会出现电压过低或者突然断电情况。比如今天除夕夜点长明灯,五叔家的十七寸黑白电视机根本就无法显示,倒是徐枫他们家的十四寸小黑白电视机还能勉强看清屏幕上的人影。

重生之快意人生 https://www.avsohu.com/Read/4010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