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软禁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魔妃传说第二百九十五章 软禁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她是光明神的女儿,就这一个理由,足够她死上一万次!

  宫夙烟轻笑一声,那双血眸光芒流转煞是好看:“你当然敢,你可是魔君冥无邪啊,有什么不敢的?既然如此,你就杀了我啊,反正我也是光明神的女儿不是么?

  你应该毫无压力啊。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她眸光锐利,明亮的就像是一把剑,将他的心完整的剖开,隐隐作疼。

  两双眸子相对,一双紫眸满是煞气,一双血眸冰冷愤怒。

  两人相视良久,冥忽然转开了视线,嘴角的弧度凉薄轻蔑:“你想要一死了之,哪有这么便宜。本座已经给了你机会,是你自己不走,那么就别怪本座折磨的你生不如死!”

  他狠戾开口,对面那人的眼眸亮的惊心,他听见她一字一句认真的道:“拭目以待。”

  冥拂袖离去,身影带着冰冷而浓重的煞气。

  奇洛叹了口气,身子栽倒在椅子上,愤愤的说:“我都让你走了,你偏不听,蠢女人!”

  宫夙烟抬了抬眼,眼底飞快地划过一抹黯淡,她定了定心神,缓缓开口:“你能不能告诉我,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奇洛耸了耸肩,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你也看到了,主子他解除封印后,已经恢复到了原本喜怒无常的性子,他再也不是从前的他了,你最好还是离开,否则随时都有可能……”

  剩下的话,奇洛没有说,他相信宫夙烟应该懂。

  宫夙烟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一旁目瞪口呆的羌佞终于回过神来,他怔怔的看着宫夙烟,眼里忽然闪过了一丝复杂。

  怪不得这个女人老是缠着自己,让他带她来深海郯,原来她和他们殿下有这么深的渊源。

  “我不信他会这样放弃我,”宫夙烟低低的开口,“我什么都没有了,决不能再失去他。”

  “可是这样下去你可能会死。”奇洛紧紧的皱起眉头,他明白她的坚持,却不赞成她的做法。

  “他不会杀我。”宫夙烟扬起嘴角,笑的笃定。

  门口,一抹红衣身影驻足听着里面少女轻笑的声音,冷冷的皱起了眉。

  半晌,他掩去呼吸转身离去。

  宫夙烟被软禁在内殿的染月宫,距离冥的寝殿也就十几米远的距离。

  华丽大气的宫殿内,床前的浴池在烛火的辉映下闪着莹莹光辉,红色轻纱飞舞曼妙,大理石的地板晶莹剔透,煞是好看。桌上摆放着小巧玲珑的宫灯,此刻正燃着鲜红的蜡烛。

  宫夙烟趴在床上,闭着眼,脑海中闪过的都是那人将她丢在这里前的一幕。

  他容颜魅惑如玉,暧昧的挑起她的下巴,温热的鼻息酥酥麻麻的喷洒在她雪白的脖颈上,声音低沉魅惑:“你很有勇气,既然选择了留下来,那么就要接受本座的报复。”

  她不动声色的看向他,抿唇不语。

  两双眸子相对,冥的神色渐渐的变得不耐烦起来,就在宫夙烟以为他会不悦的转身离去时,他却忽然笑了,然后将她一个人丢在这里,限制了出行权力。

  简单的说,就是软禁。

  冥将软禁贯彻的很彻底,除了来给她送食物的侍女外,她再也见不到其他人。

  就连冥,她也没有见过一次。

  而她,每日就是吃喝玩乐各种打发时间,兴来便舞上一曲,身姿曼妙容颜绝色,一如当初那般耀眼。

  经过了神族血脉的洗礼,她的五官变得更为精致起来。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七天后。

  黑色冰冷的暗室里,整座暗室都是用黑色的玄铁石打造,空荡荡的墙壁上并没有挂着什么可怖的刑具,只有冰冷的地面上流淌蜿蜒的猩红血迹。

  此刻,这间暗室里充斥着暴戾和冷漠的气息。

  一红衣妖娆的男子盘膝而坐,冰冷狠戾的眉紧紧的蹙着,周身环绕着若有若无的黑气,只是这黑气比之前见更浓郁而暴躁了几分。

  他性感的薄唇抿出坚毅的弧度,晶莹剔透的汗珠顺着他优美弧线的脖颈流下,再顺着那苍白而结实的胸膛滑下,这是一种令人口干舌燥的诱惑,可是男子微微蹙眉而隐忍的模样,就像是在忍受什么痛苦一样。

  “放她走。”低沉魅惑的男性嗓音忽然响起,在暗室里的每个角落回荡,却不见说话之人的身影。

  “你终于肯出来了?”那红衣男子扬起嘴角,笑容邪魅带着残忍,轻轻睁开的眼里闪着璀璨如寒星的光。

  那个声音沉默着,没有说话。

  “本座当真以为你不留恋尘世了呢,原来……也不过如此。”红衣男子慢条斯理的开口,眼里跳跃的光芒更甚,就像是狼看见猎物而嗜血的兴奋。

  那人沉默了一下,忽然轻轻的笑了起来:“如若不是我现在力量不敌你,你以为我会给你嚣张的机会么?”

  红衣男子听了这话,不怒反笑:“很好,记住你的话,本座期待你的反击。”

  他舔了舔嘴唇,笑容变的阴鸷起来。

  那人冷哼一声:“我只说一遍,不许动她,否则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世上。”

  “怎么,你还怕我碰她?”红衣男子轻笑一声,眼睛亮了起来,“我知道那女人对你很重要,不过嘛……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也没什么区别不是么?”

  那道声音没有再响起,红衣男子放大的笑容忽然僵住,接着脸色一变,变的极为难看起来。

  忽如其来的剧痛占据了他整个神经,头痛的像是要爆炸一样,男子死死的咬住下唇,一滴鲜血顺着他的唇瓣流下,竟有几分别样的妖娆之美。

  “冥无邪!你有种!”男子咬牙切齿的抱着头,试图阻止那疼痛,可是那痛却越来越剧烈。

  男子双手抱住头,脸色一下子变的极为惨白,豆大的汗珠从他苍白扭曲的脸上滴落,就算是在地狱里挣扎的灵魂。

  “好了我知道了!不动她就是了!快住手!”

  僵持了一会儿后,男子受不了的低吼出声,然后那疼如清风细雨般消失掉,竟再找不到一丝踪迹。

  “你有种。”男子恨恨的道,虽然他现在的力量已经可以压制他,可是却还是改变不了他在他身体里存在的事实。

  空气中传来一声若有若无的冷哼。

  那日宫夙烟静静的坐在桌边看书,看似认真的研读,实则脑子里却不停的回放着这几日自己的收获。

  她曾经潜出了染月宫,那些魔族女子还困不住她的脚步。

  她四处晃了晃,除了冥的寝殿没有去过外,她基本上将这内殿溜了个遍。

  最吸引她注意力的是最右边那条标号为零的走廊,走廊的尽头是一扇黑色的,用不知名的金属铸造而成的大门,上面用最精致的手法描绘着最古老而优雅的花纹,攀附在大殿中的玄铁柱上的那种黑色植物也缠绕在大门之上,生出一种诡异的神秘感。

  可惜的是大门上了锁,而且上面还付着冥的气息,冷厉,邪魅,张扬。

  想起冥,她微微皱起眉。

  她一直觉得冥不对劲,可是那张容颜那个身影明明是她最为熟悉的,是她无数个夜晚相拥而眠的那人。先不说她会不会认错,单单是奇洛就绝对不会让其他人冒充冥。

  她有太多疑问需要解决,比如奇洛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魔界,冥的伤怎么会不治而愈,为什么奇洛和冥都要赶她离开魔界,她不在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个问题,她想目前也只有奇洛能够回答她了。

  魔界虽然不分白天黑夜,但是魔族也是需要休息的,经过这几天的探测,宫夙烟已经摸清楚了他们的休息规律。

  在一个恰当的时机,她悄无声息的溜出了染月宫。

  黑色的走廊上并没有什么人,只有墙壁上悬挂着的几颗硕大的夜明珠在发着微弱的光,照在她苍白而美丽的小脸上。

  宫夙烟静静的向冥的宫殿望去一眼,然后转过身头也不回地离去。

  她猫儿般矫捷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拐角处,落地无声,也没有惊动任何人。

  一盏茶的时间后,她来到了外殿。

  抬眼打量一下四周的环境,魔神所居住的宫殿与其他人不同,比起城主级别的来说,他们的自然要更高大华丽一些。

  宫夙烟屏住呼吸,看准一座最为高大暗沉的宫殿,潜了进去。

  她贴着墙脚步飞快地行走,一双锐利的眼眸在黑暗中发出冷幽的光。

  身后忽然传来沉重的脚步声,可是这条笔直的走廊,并没有提供任何可以隐藏身形的地方。她眯了眯眼,身子凌空跃起,整个人如壁虎一般贴在走廊顶上,单手抓住自己飞扬的墨发,不惊动别人。

  那脚步声越来越近,宫夙烟也屏住了呼吸。

  一抹青色的身影淡淡的从她身下走过,那俊美的面容可不是奇洛无疑!只是此刻的奇洛紧紧的皱着好看的眉,像是有什么烦心事一样。

  不知是不是因为心事太过沉重的缘故,奇洛丝毫没有发现宫夙烟的踪迹。

  看着那抹青色的身影渐渐远去,宫夙烟皱起眉,悄无声息的落地跟在了奇洛后面,两人的距离不远不近,始终保持着二十米的距离。

魔妃传说 https://www.avsohu.com/Read/298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