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深海郯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魔妃传说第二百九十三章 深海郯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宫夙烟抿了抿唇,嫣红的唇瓣在烛火的映照下显得分外美丽动人:“你能不能……带我一起去深海郯?”

  羌佞深了深眸色,下一秒身影已经闪到了宫夙烟身后,他弯下腰,将炽热的气息喷吐在宫夙烟的耳边,语气竟然带了几分危险:“小东西,你想做什么?”

  宫夙烟放下筷子,平静的道:“我只是想弄清楚而已。复制网址访问 http://www.938xs.com”

  “真的只是这样么?”羌佞邪邪的扬起嘴角,笑容有几分轻蔑,“小东西你真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根本……不是魔族吧?”

  宫夙烟垂下眼,却是出乎意料的平静:“何出此言?”

  “我观察你已经很久了,”羌佞靠近宫夙烟,手指轻挑起她的下巴,“初来咋到的小鬼,说是新生儿,实则却拥有魔族根本不会有的清冷高贵气质,看似懵懂无知,却一言一语都极有技巧。”

  宫夙烟抬起眼看他,那一眼平淡到了极致,丝毫没有被揭穿的慌乱:“如果我真的有你想的那么复杂,又怎会被你看穿?”

  此言一出,就连羌佞都怔住了,眼前的这个女人出乎意料的冷静自持,像是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

  宫夙烟的确不需要有压力,她可以凭借一己之力打败昀寂,又怎会惧一个小小的鬼城城主?

  “女人,说出你的目的。”羌佞慵懒的在桌边坐下,双腿随意的交叉着,浑身散发出一种致命的,吸引人的诱惑力。

  宫夙烟看了他一眼,忽的勾起嘴角,霎那间光芒流转,肆意风流,竟将羌佞看的呆滞了一下。

  “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你若不愿意帮我,我走便是。”宫夙烟站起身来,眉眼一片狂傲,她本来就没有带什么东西,若是走也走的干净。

  羌佞静静的看着她,没有说话。

  宫夙烟也不废话,转头推门走了出去。碰到迎面而来的月兰,微微挑眉,不理会她惊诧的视线,凭着自己的记忆往城主府外走去。

  “进了我的地方,哪有那么容易出去的?”冷魅的男声自身后响起,羌佞双手环胸懒散的靠在门边,微弱的烛光透出照射在他苍白的有些过分的容颜上,俊美的就像昼伏夜出的吸血鬼,妖娆美丽而致命。

  宫夙烟停下脚步,转身淡淡的看着他,眉眼间透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和冷漠。

  “你身份成迷,我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放你走,既然你想要去深海郯,我就成全你,将你带去交由殿下发落。”羌佞懒懒的出声,语气却有了几分威胁,此言是警告,如果宫夙烟执意要走,他不介意出手将她留下来。

  宫夙烟面色未变,脚步一转又走回了房间。

  羌佞诧异的挑眉,在他的眼里,宫夙烟似乎不是这么好说话的人。

  他哪里知道,为了避免暴露身份,宫夙烟从来不和别人动手。

  第二日,羌佞便来叫了宫夙烟出发。

  他们的出行装备很简单,没有什么马车的拖累,而是简单的马匹。

  只是,为什么只有一匹马?

  宫夙烟抽了抽嘴角,看向身边笑的不怀好意的某人,她敢肯定,这人绝对是故意的。

  “我可以自己一匹马。”她尽量保持平淡的声音开口。

  “你是女子,需要照顾。”羌佞笑的温柔无比,只是那双浸满了温柔下的淡紫色双眸里却分明带着几分戏谑。

  羌佞又恢复了嬉皮笑脸的样子,好似昨天不愉快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不用。”宫夙烟冷淡的拒绝。

  “你是俘虏。”

  “……”

  最后,宫夙烟还是被羌佞禁锢在胸前,两人一马飞快地踏着暗黑的大地向深海郯而去。

  魔族的马不像人界的凡马,据说是蛟龙和白鹿交配产下的混血种,这种兽长着白色的角和轻薄如蝉翼的翅膀,背部的骨头古怪的凹凸起来,性情也是暴躁不堪,这种马一般只有派专人去驯服。

  马儿嘶吼一声,扇动着翅膀飞身而起,带起背上的两人墨发飞扬,纠缠在一起。

  经过三日的跋涉后,他们终于到达了深海郯。

  魔族一向是强悍的种族,羌佞带着宫夙烟不吃不喝日夜兼程三日,也依旧神采奕奕,未见一丝疲惫之色。

  若是人类,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

  好在宫夙烟实力不弱,也挺得住。

  若羽一直都说深海郯是魔族最美丽的宫殿,今日一见,果真非同凡响。

  深海郯并不是和其他城池一样坐落在大地上,而是飘浮在云端之上,四周围绕着若有若无的黑气,雄伟大气的宫殿散发着古老的气息,黑色的玄铁柱上缠绕着不知名的黑色植物,花园中开着妖娆而艳丽的花儿。

  马儿最终停留在距离深海郯五十米的地方,它卑微的匍匐下身子,前腿跪在地上,表现出自己深深的敬畏。

  一向嬉笑的羌佞带着宫夙烟下了马,脸上也带了一丝凝重。

  远处的宫殿中,隐约可见几抹紫衣飘过,显然他们并不是第一个到达深海郯的。

  羌佞带着宫夙烟,踏着虚空向深海郯而去。

  深海郯一共分为三个部分,最外围是外殿,也就是用来招待城主或魔神的住处,四大魔神便住在外殿;其次是中殿,中殿一般是魔君议事所在,没有魔君号令,一般都不会有如此大规模的聚会;最后是内殿,也是魔君居住的地方。

  身姿妖娆的魔族女子扭动着腰肢行走,一颦一笑皆是绝色惑人,这要是放在人界,一个个都是红牌的级别!

  羌佞带着宫夙烟向外殿走去,穿过长长的花园,婢女们纷纷向羌佞投来诧异的视线。

  从深海郯建起到现在,除了城主,魔神,魔君和侍候的婢女侍卫外,从来没有外人的进入,可是羌佞,却带了一个身份不明的新生儿来,怎能不让她们惊讶?

  宫夙烟跟在羌佞身后,微微低下头,掩去那张平淡的小脸,尽可能的保持低调。

  “羌佞大人,”守卫外殿的魔族侍卫迎了上来,先是对羌佞弯腰一礼,然后那双淡紫色的眼眸犀利如刀的看向羌佞身后的宫夙烟:“不知羌佞大人身后这位是谁?深海郯自古以来都是不允许外人进入的,还请这位在外等候,请大人体谅。”

  深海郯戒备森严,远不是其他人能够进入的。

  羌佞一如既往的扬起邪魅的笑,他耸了耸肩,将身后娇小的人儿露了出来。

  宫夙烟抬起眼,目光淡淡的看着守卫,一双血红色的眸子流转着幽幽冷光。

  守卫的目光在接触的宫夙烟那双血眸时怔了一下,随即神色变得恭敬无比:“原来是血眸之魔,是在下冒犯了,请大人赎罪。”

  宫夙烟摇了摇头,目光淡然。

  守卫微微皱了皱眉,他隐约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可是眼前这人的血眸可不是作假的,或许是他想多了,拥有血眸的人肯定和殿下有密切的联系,不是他能够得罪的。

  守卫不着痕迹的扫了一旁老神在在的羌佞一眼,再说了,就算是出了事,也有羌佞顶着。

  于是守卫恭敬的弯下腰,目光羌佞和宫夙烟大摇大摆的进去了。

  宫夙烟一直认为魔族的宫殿和人类的没什么区别,直到进入深海郯的外殿,她才惊讶于魔族的鬼斧神工。

  外殿是一座单独的宫殿,占地面积约有一个锦华京城那么大,一眼望去是无数条黑色走廊,黑色暗沉的有些压抑,只有走廊两旁的塑像手里举着夜明珠照亮前方。

  每一条走廊就有八个房间,俊美的紫衣城主们就在房间里面休息。

  羌佞熟门熟路的带着宫夙烟绕来绕去,最终两人在一条编号为10的走廊前停下了脚步,羌佞指尖魔气一闪而过,门便缓缓打开了。

  宫夙烟隐约看出了些许猫腻,这门恐怕是要各位城主的魔气感应才能打开。

  她不动声色的跟着羌佞进了房间,反手将门关上,微微吃了一惊。

  这是一间小型的宫殿,浴池,房间,床榻等物一应俱全,脚下是叫不出名的硬硬的黑色石块,整个房间就像是被墨水泼洒过一般,冷厉严肃而庄重。

  竖立着的玄铁柱上生长着妖娆而美丽的红色小花,它尽力的向上蜿蜒,让自己更茁壮的成长。

  羌佞身影一闪,下一秒整个人已经慵懒的躺在了软榻上,单手撑着头,闭上了那双淡紫色的眸子,有几缕发丝从他的耳畔垂下,更加衬得他容颜如玉,俊美无双。嘴角似笑非笑的弧度没由来的让人脸红心跳。

  宫夙烟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转身走到桌边自顾自的倒了杯酒,一饮而尽,跋涉了这么多天,她实在有些疲惫。

  魔族是不喝茶的,他们只喝酒,所以你也别想在魔族找到茶叶之类的东西。

  宫夙烟看了羌佞一眼,转身向着浴池而去,关门的时候,她扬手在门上加了道封印。

  望着宫夙烟从门口一闪而过的身影,羌佞勾起嘴角,笑容变得高深莫测起来。

  空荡的大殿中,只有那高台的王座上斜倚着一个修长慵懒的身影,那人一身红衣,衣摆处用最为精致的手法绣着大片大片的曼陀罗,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

  他容颜如玉,惑人心魄的面容带着绝世妖娆的笑意,红衣微微敞开露出苍白晶莹的胸膛,那双深紫色的眼眸变幻莫测。

魔妃传说 https://www.avsohu.com/Read/298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