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被劫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魔妃传说第一百六十七章 被劫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鬼无情果真说到做到,留下来细心的照顾宫夙烟,同时也修书一封命人送回云深,慕寒星倒也没有阻止,他知道南宫清泽对宫夙烟的心思,也许让他知道宫夙烟现在的情况也好,说不定他就不缠着她了。品 书 网 (w W W . V o Dtw . c o M)

  无颜笑靥如花的陪宫夙烟说话,心里却是难过的无以复加。

  无笙日日跟随在宫夙烟左右,就是她去药浴他也会守在外面,誓死护卫她的安全。

  重伤的宫夙烟,再也没有丝毫的战斗力,巫灵,莞轻柔等人必不会善罢甘休。

  慕寒星处处小心防范,才使得宫夙烟安全至今。

  鬼无情不愧是神医,他的药本就是启月大陆顶尖的,加上这段时间的疗养,宫夙烟的经脉竟然被重新接了起来,只是那种痛苦是常人无法想象的,重长经脉,无异于再断一次经脉。

  宫夙烟痛的面色苍白,额角有豆大的汗珠滚落,可她依旧死死的咬牙撑着,不肯叫出声来,嘴里都尝到了血腥味,她也不愿叫出声来。

  宫夙烟忍得辛苦,慕寒星等人不忍再看,转身出了屋,只剩下一旁的鬼无情,往日嬉皮笑脸的他也是一脸的漠然,注视着在痛苦中煎熬的宫夙烟。

  这药是他配的,他自然明白这药效有多么强大,可是宫夙烟竟然能忍住并且不昏过去,着实让他吃惊不已。

  看着脸色越发惨白的宫夙烟,鬼无情怔了怔,突然想到从前他师父说过的一句话。

  受常人所不能受之苦,成常人所不能成之事。

  她不过一个小小的女子,竟然有那么强大的灵魂吗?

  重长经脉持续了三天三夜,三天后,宫夙烟彻底晕了过去。

  鬼无情吩咐人好好照顾她,然后又一头钻进了药库里研究起新的伤药来。

  新长的经脉很脆弱,稍有不慎就会断裂,所以宫夙烟一直躺在床上,哪里也没有去。

  鬼无情细心的照顾着她的伤口,宫夙烟在他的掌心里写字,他也一一回答。

  宫夙烟的经脉终于渐渐的好了起来,她已经可以自如的拿东西,比如举笔什么的,不过重一点的东西她却不能拿,两只手也不能用力气,真正调养好她的身子还要三个月去了,毕竟鬼无情只是神医,不是神。

  鬼无情不许她下地,所以她无论去哪儿都还是坐着轮椅。

  宫夙烟的情况好一点后,慕寒星欣喜不已,再三感谢鬼无情。

  慕寒星命冷诀给锦华皇宫众人送了信,老皇帝,君鸣徽,君凌天,君晓和君清等人都表示要来探望宫夙烟,慕寒星本来还颇有犹豫,可是宫夙烟却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点点头同意了。慕寒星没办法,只得照做。

  君凌天等人进了宫夙烟的房间,身边没有带一个仆人奴婢,除了他们几人外,其余人全部被挡在聚财庄外。

  君凌天推开门,看到的就是那个他朝思暮想了许久的女子。

  她静静的坐在轮椅上,名贵柔软的毛毯盖在她的腿上,白色的面纱自她头顶垂下,遮住了她的容颜,透过面纱,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她的双眼蒙着纱布。

  那时已是落日时分,夕阳的余晖从窗**进,照射在她的周身,顿时踱上了一层金色的,淡淡的光芒,如梦如幻,高贵圣洁。

  感觉到地面的震动,宫夙烟抬起头,蒙住白纱的眼直直的看向门口。

  她的唇边绽放出一抹笑,抬手拿起放在桌上的笔,“刷刷刷”的写下几个字。

  “你们来啦。”

  君凌天怔了怔,随后几人依次走入房间,目光都落在那个白衣女子身上。

  纵使她不曾揭开面纱,纵使不曾看过她的脸,仅凭那副姿态,他们就认得出她。

  “素和?”君凌天声音沙哑的唤了一声,心里痛的难以呼吸。

  宫夙烟歪了歪头,却并未做出任何回应。

  慕寒星低声道:“她的嗓子,耳膜,眼睛都被毁了,她听不见的。”

  君凌天深吸了口气,不敢置信的看着宫夙烟。

  君鸣徽等人也是一脸震惊,君晓已经哭出声来。

  纵然他们已经得到了消息,可是亲眼看到还是觉得心酸不已。

  慕寒星走过去,轻巧的在她面前蹲下,然后举起一只如玉的手,拿过她的小手,轻轻的在上面写字。

  宫夙烟点了点头,挥笔再次写下几个大衣:“我没事,不用担心。”

  君晓再也忍不住,蹲下身子哭了起来。

  长久的沉默后,君鸣徽终于开了口:“谁做的?”

  “光明神殿,巫灵。”慕寒星冷冷的道,提到这几个字,他的语气骤然变的冰冷,带着嗜血的杀意。

  慕寒星开始向几人解说一切,包括宫夙烟是如何被废,如何被巫灵带走,东尘又是如何死的。

  滔天的怒气在君凌天心中炸开,他狠狠一捏把手,木椅便碎成粉末:“本王要平了光明神殿!”

  君鸣徽的脸色阴沉无比,显然也是极其赞同君凌天的说话。

  君晓也赞同的点头:“说的对!当真不把我们锦华放在眼里!”

  君清沉默着没有说话,慕寒星知道他是顾忌了。

  就算倾尽整个锦华之力,也未必对付得了光明神殿。

  慕寒星低下头,快速的在宫夙烟手心写字,无论他写的多快,宫夙烟总能明白他的意思。

  明白了整件事后,宫夙烟蹙了蹙眉。

  她抬起头,神色淡然却带着不容人拒绝的坚定。

  “我自己来。”

  “烟儿,你已经受伤了,这件事交给我们就好。”君晓连忙安抚她。

  宫夙烟摇了摇头,她闭了闭眼,如玉的指尖抚上藏在面纱后的容颜。

  “我自己来。”

  众人沉默了,她这个人永远都是那么好强,她自己的坚持,没有人能够打破。

  慕寒星没有说话,他早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

  “我会帮你的。”慕寒星在她手心写到。

  宫夙烟笑了笑,点点头。

  送走锦华众人后,慕寒星见宫夙烟又有疲惫之色,连忙将她抱上了床。

  第二日,宫夙烟醒来,她挥挥手,表示自己想要回洛伊山庄。

  无颜有些为难,现在正是多事之秋,她不希望宫夙烟外出遇到什么危险,搞不好巫灵还就派了人在洛伊山庄等她。

  在无颜的再三劝说下,宫夙烟终于打消了这个念头,无所事事的她又开始无聊起来。

  陪她解闷的是鬼无情,他不知从哪儿变出一副棋盘来,和宫夙烟下着棋。

  有了鬼无情的陪伴,宫夙烟好歹不是那么无聊了。

  闲暇之际,宫夙烟曾经问过鬼无情她的容貌的事,鬼无情支支吾吾的不肯回答,宫夙烟何等聪明,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也就不再追问,她其实早就不对自己的容貌抱希望了,只是想问一问而已,毕竟没有哪个女子是真的不在乎自己的容貌的。

  宫夙烟不愿整日顶着个面纱见人,于是吩咐无颜去买了一个易容面具回来,她特意嘱咐要那些平凡普通的少女面具,而不是那种美貌惊艳的面具。

  店老板对无颜的要求感到很不解,不过不过问客人的基本隐私是做生意的第一规矩,店老板也很识趣的不问,给无颜拿了两副少女面具回来。

  无颜将面具带回给宫夙烟,宫夙烟带上后,立刻变成了另一个人的样子,如若不是她本身超然脱俗的气质,无颜还真是要认不出她来了。

  夜色时分,宫夙烟的房门被轻轻的推开,一个月白色的身影走了进来,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她。

  慕寒星目光无意间扫向宫夙烟的脸,心里猛地痛了一下,目光黯淡下来。

  感觉到身边有人,宫夙烟笑了笑,伸手拉过慕寒星的手。

  “我还以为你会被吓到呢。”

  慕寒星轻笑一声,故意将语气说的轻松无比:“不过是副易容面具,会吓到爷?笑话!”

  宫夙烟弯了弯嘴角,翻过身睡去了。

  慕寒星也躺在一旁的软榻上睡了,只是依旧处于警惕状态,他负责宫夙烟夜间的安全。

  可是无论日子多么平静,总有一些人会打破这平静。

  一股迷香悄无声息的钻进了屋子,慕寒星在第一时间睁开了眼屏住呼吸,可是已经迟了,他的身子还是软了下来。

  慕寒星咬了咬牙,狠狠的一踢桌子,桌子轰然倒地,惊动了一旁的无笙无颜和鬼无情。

  黑衣人猛地跳进屋子,用锦被裹上宫夙烟就将她带走,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怎么回事?!”

  鬼无情是第一个赶过来的,看见软在椅子上的慕寒星猛地蹙眉,立马走过来将一颗丹药喂进了他的嘴里,说:“你中了软香丸。”

  慕寒星换过气来,无笙无颜也冲进了屋子,看见空荡荡的床铺脸色一白。

  “主子呢?!”

  鬼无情神色凝重:“她被带走了,你知道是谁的人么?”

  慕寒星咬了咬牙:“不清楚,我没看见。”

  “冷诀!”慕寒星大吼出声:“通知聚财庄所有人,外出寻找素和郡主!”

  冷诀的身影赫然消失在夜色中,将慕寒星的命令传达给每一个人。

  “还不够。”鬼无情说。

  慕寒星扬了扬手,一个隐卫突然出现在屋子中。

  “告诉皇上,封锁全城,不许放一个人出去!”慕寒星的声音带着前所未有的狠辣。

魔妃传说 https://www.avsohu.com/Read/298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