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封存记忆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魔妃传说第六十七章 封存记忆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君长安一如既往的来到偏殿,却发现心爱的小木马不见了。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他哭了起来,惊动了宫女。

  一个宫女小声的告诉他:“殿下,小木马跟您玩捉迷藏呢,它说要您快去找它。”

  君长安擦了擦眼泪,扬起一张精致可爱的小脸:“真的?”

  “真的。”宫女笑笑,拉着君长安的手出了宫。

  她把君长安带到大街上,然后指向一条小巷口:“殿下,那是不是您的小木马?”

  君长安一看,那破破烂烂的,正是自己的小木马,他开心的拍起手:“是的是的!谢谢你!”

  宫女捂着嘴笑,声音越发轻柔:“那殿下去找小木马,奴婢在这儿等你好不好?”

  “好。”君长安点头,飞快地冲向小巷。

  宫女的眼神一下子变的冰冷起来,另一个宫女从她身后走出,递给她一个钱袋:“里面有五万金币,离开这里,永远不要再回来!”

  宫女点头,转身飞快地离去。

  君长安一路跑一路跑,一袭紫衣雍容的身影出现在街边的拐角处。

  那是刚刚从酒楼回来的君鸣徽,他刚刚和一家青楼老板谈下一笔生意,他拿下了那家青楼,成为它的幕后主人,并给它改名为凝月居。

  君鸣徽眼尖的看见一个锦衣华贵的小男孩从眼前跑过,只是那小男孩跑的太急,根本没注意到他。

  那是……长安?

  君鸣徽皱了皱眉,长安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抬起脚步,就要跟上去看看,这个时候,一个同样衣着华贵的男子出现在他面前,与他打着招呼,寒暄了几句后,君鸣徽就迫不及待的走进了小巷,他突然顿了一下,觉得心慌的厉害,就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一样。

  这个时候,小巷尽头的小木屋内传来一声稚嫩的尖叫。

  君鸣徽脚步一滞,修长的身体轻轻的颤抖起来,他却不敢停下脚步,飞快地朝小木屋冲去。

  门开的那一刻,一副残忍至极的画面映入他的眼底,那一幕,他终其一生也无法忘记。

  料理了静妃后,他抱起君长安已经冰冷的身体,低低的同他说着话??。

  “长安,醒来,哥哥陪你去放纸鸢。”

  “长安,你又不听我的话了,不是让你好好待在宫里么?”

  “长安,母妃说让你回去吃桂花糕呢。”

  可是怀中的小人毫无反应。

  君鸣徽面无表情的抱起他,神情冷漠的站起身,转身,出屋,关门。

  在门即将关上的那一刻,他看见了角落里的一个破烂不堪的小木马。

  他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强装的镇定终于被打破,君鸣徽的双手轻轻的颤抖起来,眼泪疯狂的打在君长安粉雕玉琢的小脸上。

  他无力的跪在木屋前,所有绝望的悲鸣都化作一声声断肠的呼唤,唤的是一个人的名字。

  长安。

  长安。

  长安。

  绝望下,他终于昏了过去,君长安则是安静的躺在他怀里,像一个沉睡的天使。

  淅淅沥沥的小雨下了起来,然后越来越大,拍打着小巷里两具通体冰冷的身体。

  天色灰暗,水滴哀鸣,多像一场盛大的死亡奏鸣曲。

  后来,君鸣徽最讨厌下雨。

  被救回宫后,君鸣徽面无血色的躺在床上,床边跪着数十个太医。

  “救得活么?”老皇帝沉声开口,窗外电闪雷鸣,一道光亮打在他阴沉的脸上。

  “太多的痛苦和绝望束缚了殿下的神经,”老太医转过身来:“要想他醒来,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用银针,封存记忆。”

  窗外又是一阵闪电而过,照亮了整个屋子。

  沉默了很久,老皇帝点了点头:“好。”

  三日后,锦华国迁都。

  君鸣徽抱着长安坐在小木屋里,怔怔的看着前方,小木屋的门被关上,他陷入了一片黑暗。

  他想起来了。

  君鸣徽摸黑找到了小木马,将它放在君长安的手边。

  然后,他就抱着君长安,呆呆的坐在那。

  很久之后,木屋的门被再次推开。

  门外的女子红衣烈烈,一张清丽的小脸上透着一丝惊愕,她身边的红衣男子妖娆魅惑,绝美的脸上面无表情。

  宫夙烟轻轻的走过去,蹲下身看着君鸣徽一片死寂的眸子:“君鸣徽?”

  清凉的声音响起,君鸣徽才回过神来,无神的眼珠转了转,声音喑哑不堪:“烟儿,长安死了。”

  宫夙烟沉默着,不知道怎么安慰他。

  但是她知道,君鸣徽一定经历了一件非常惨痛黑暗的事,这件事足以让他崩溃。

  所以她伸出手,将君鸣徽抱住了。

  她靠近他的耳边,轻声道:“君鸣徽,振作起来。”

  “如果长安看见,他也不会希望你萎靡不振对不对?”

  “他一定希望你好好的,然后找到杀害他的凶手,杀了她。”

  君鸣徽的眼里闪过一丝沉痛,他抱着长安站了起来,走出小木屋,宫夙烟静静的站在他的旁边。

  君鸣徽扬起手,一道紫色元力打出,静妃的尸体顿时连灰都不剩。

  真正的挫骨扬灰!

  “出来吧!”他低声道。

  怀里的长安突然睁开了眼,眼里紫光闪烁,他的笑容无比的诡异:“哥哥,你是在叫我么?”

  说着,他的手立刻五指成爪袭向君鸣徽的胸口,却被君鸣徽挡下。

  “你该死。”平静的说完这句话,君鸣徽的手里突然出现了一把银色长剑,直直的刺向君长安。

  君长安闪身离开,笑容越发诡异:“哥哥,你为什么打我?我可是你最亲爱的弟弟啊。”

  “化成自己的样子,”君鸣徽低着头,看不清表情:“还有,我不是你哥哥。”

  冥扬手,一道黑气朝着君长安而去,君长安嬉笑的脸上突然出现一抹戾气,他飘身躲开冥的攻击,声音尖细又冰冷:“你是谁?”

  冥没有理会他,只是一下一下的攻击着他。

  君长安,不,魔没有办法,只能不停的躲避着冥的攻击,冥不耐烦了,手中的黑气变得幽深起来,攻势越猛。

  魔的脸上闪过一丝惊异:“你是……”

  “你废话太多。”冷冷的说完这句话,冥指尖一点白光没入魔的眉心,魔惨叫一声,身子烟消云散,幻境崩塌。

  又是一阵天旋地转,宫夙烟,冥和君鸣徽三人,来到一个幽深黑暗的洞穴内。

  一个俊美的男子斜坐在地上,妖异的紫眸闪着魅惑人心的光,嘴角流下的一丝鲜血昭示着他受了极重的伤。

  他抬起头,目光只看向冥:“你是谁?”

  以他的实力,居然会被打成重伤,可见这男子何其可怕。

  冥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这种妖还没有资格跟他说话。

  他把目光放在男子的身后,白雯雯和几十个锦衣玉袍的少爷小姐东倒西歪的昏迷着,手脚都被束缚了起来。

  “你带着你的人走,我们互不招惹。”男子看着冥深紫色的双眸,一字一句的道。

  “陨落的魔,已经没有资格再活在世上。”冥的眼里闪过一丝冰冷,黑气涌出,缠绕上男子,男子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就化作一具枯骨。

  冥再一挥手,白雯雯等人身上的禁制统统解除。

  “半柱香后,他们就会醒来。”冥摸了摸宫夙烟的头,嘴角绽放出一抹蛊惑人心的笑意,妖异的紫眸像一颗光芒璀璨的紫色宝石,里面有浅浅的暖意。

  “嗯。”宫夙烟对他扬起一抹笑,淡淡光华蒙上她的眉眼。

  冥淡淡一笑,身子化作黑气回到宫夙烟体内。

  君鸣徽面无表情的看着,心里却是极为不舒服,他上次摸她的发都被她避开,凭什么那个红衣男子就可以。

  “他……是谁?”君鸣徽低低的开口,他清楚的看见了那个魔和红衣男子的眼睛都是紫色,而紫色是魔族的象征。

  “一个朋友。”宫夙烟淡淡的道,若不是相信君鸣徽,她才不会让冥在他面前现身。

  君鸣徽看出宫夙烟不想多说冥的事,便也没有再提。

  两人就这样静静的站着,等着其他人醒来。

  一阵嘤咛从白雯雯的喉咙里溢出,她慢慢的睁开了眼,看见宫夙烟和君鸣徽就松了口气:“烟儿?”

  宫夙烟点头,走过去扶起她:“你怎么样?”

  “我没事。”白雯雯在宫夙烟的帮助下站了起来。

  与此同时,其他人也纷纷转醒,看见地上的枯骨,一阵大惊小叫。

  冥说的半柱香,果然是分秒不差。

  “那是幻兽?”白雯雯指着枯骨:“你们杀了他?”

  “嗯,已经死了。”宫夙烟漫不经心的道。

  “烟儿你好棒啊!”白雯雯开心的笑着,忽的,她目光一转,拽了拽宫夙烟的手。

  宫夙烟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君凌天一脸死寂的坐在地上,任南宫依怎么叫也没有反应。

  “怎么了?”宫夙烟走过去,蹲下来看着君凌天。

魔妃传说 https://www.avsohu.com/Read/298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