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你会后悔的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桃夭等着大家都出了秘境之后,再次站在那个出入口,回头看向那些远远跟着过来的雾兽,然后冷然的勾唇邪笑,紧接着,手一扬,一个只有拳头大小的雷火弹便朝着那个方向狠狠掷去。

  “轰隆!”

  那雷火弹的威力,以实际来说,并没有多大的杀伤力,然而对于雾兽来说,那极烈的火光,却是足以令他们灼伤无数,然后被吓得屁滚尿流的极速逃跑,心有余悸般的,怕是再也不敢继续跟了。

  等雷火弹的光芒散去,桃夭冷眼瞥向其余也悄悄跟着来的毒兽们,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身上的冷意太甚,这些毒兽们一接触到她这冰冷的目光,立即打了个哆嗦,顷刻间便跑了个没影。

  桃夭不以为意,扭头就走向他们寒家军等人休息的地方。

  一看到她回来,慕亦寒立即就上前,仔仔细细的上下打量她,看她有没有受伤,等到确认之后才松了一口气的道:“幸亏你没受伤,否则……”

  他的话没有说完,但桃夭却从他的眼中能看出,他未完的话,绝对不是埋怨她,而是对慕修染的恨意,若不是他故意说出那样的话,桃夭便不会这样一马当先的作为所有人的先锋,每每都险像横生的挡在最前面。

  桃夭的眸光闪了闪,抿了抿唇后看向寒影道:“情况怎么样?伤亡重吗?”

  寒影按捺下心中的感激,拱手道:“回主母,若不是主母及时来救援,我们大家……怕是得全部都折在那里了。”

  旁边的墨玉也点头,道:“我们在那里死了近二十人,自你来了之后,大家虽然有受伤,但是都是皮外伤,然后这一路回来,大家都是一些轻伤,养养就好了,所以大家都很感激的说,能活着回来,都是全靠主母。”

  桃夭摆了摆手,道:“大家别说那么多了,赶紧的疗伤和休息,这一行,大家都累得够呛了。”

  此时,慕亦寒俯身过来,给她传音道:“据刚才的消息所知,在这次秘境之行,这么多家族之中,只有我们家族的损失是最少的。”

  他这话一出,然后看到他的眼角余光瞥向皇帐那边,桃夭便知道他暗藏的意思是什么,眸底更是有暗芒划过,于是道:“我明白了,我会注意的。”

  慕修染特意安排的这次雾瘴秘境之行,原本的目的有两个,一是想验证她和之前的小秘境的崩溃无关,二,便是想摘取,甚至是移植到雾瘴秘境里的神奇小果实,而如今,第一个原因还未知道结果,而第二个却是实打实的失败了的。

  然而,走了一次两次没有成功,而他们寒家剩下的人却是最多的,难保这位阴晴不定的大殿下,会不会在下一刻便强硬要寒家派人再次进行摘取的行动。

  若是这样一来,寒家的损失,怕是会比其他的家族更大。

  如此,便要靠桃夭这个在刚才的救援行动中有奇功的人周旋了。

  正当桃夭返回寒家的营帐,在墨玉的侍候之下洗漱一番之后,便听到慕修染派人来请了。

  桃夭并没有异议,直接就前往,而同时,却是看到连慕亦寒也一起被召见,二人对视一眼,没有多交谈,直接就来到了慕修染的皇帐之中。

  “此次小丫头你的确有奇功,既保全了大家的性命,又让本君看了一出好戏,的确不错。”

  慕修染斜坐在主位上,慵懒的睨着站在下首的桃夭,称赞了一番之后却话锋一转的道:“不过,此次本是因为寒家陷入危险,才令得本君带人前往,所以寒家还欠本君一个天大的人情,寒小子,你打算怎么还?”

  听到这话,无论是慕亦寒,还是桃夭都不禁在心中暗骂一声无良和无赖,若不是之前他带着那三十个影卫用血祭传送阵离开,又岂会有后面这样的事情。

  因为那阵法的刺激,令防御阵外的毒兽和雾兽都凶性大发,再加上他们的离开,导致防御阵法从内而外的崩溃,一下子就像是釜底抽薪,把还在前面强扛着的众家族的依仗给搬空了,才会导致死伤如此惨重。

  当时为了逃亡,各家族都只能各自为营,在雾兽群的进攻之下,各个家族的人被冲散了,导致他们寒家流落到了雾兽的栖息之地,才会不幸的遇上变异雾兽。

  如果这一切真要算起来,根本就是慕修染的自私所导致,现在,这个罪魁祸首却在讨要人情回礼,当真是无耻之极。

  然而,在此刻,在这里,慕亦寒只能攥紧了拳头,敢怒不敢言。

  桃夭瞥了他一眼,然后把慕修染的话在脑海中打了一个转,似乎明白了慕修染想要的是什么,她眯了眯眼睛,然后拱手道:“敢问大殿下,你想要怎么还?”

  以如今的形势,也不过就是想逼着慕亦寒再次带人进秘境寻那果子,此刻的‘寒墨’作为一个臣子,却不得不为之,若是他反抗,定会惹来慕修染的猜疑和不满。

  慕修染看了她一眼,然后勾唇道:“小丫头,寒小子都还没有说话,你怎么就代他说话了?”

  桃夭正了脸色,道:“在下既然已经答应了和他完婚,自会成为他的元配妻子,而作为他的妻子,也是有权代为申斥的吧?”

  代为申斥?

  听到这话,慕修染和殆对视了一眼,而殆则在听到桃夭说她是寒墨的元配妻子之时,脸色更是崩紧了,他狠狠的盯着桃夭道:“妖妖,你还没和他成婚,便还不是他的元配妻子,你不能……”

  “殆大哥。”桃夭叹了一口气,眸中满是不想在这个时候和他抬杠,跟他撕破脸,让他下不来台,但是如今却是不得不为之的无奈,她道:“一诺千金,只要他愿意让我代他说话,那我便是有这样的话语权的,对吧?”

  闻言,殆一僵,脸色也是瞬间苍白。

  虽然之前曾向她表白的时候,因她的拒绝而自知自己并没有多少胜算,但是现在被她如此直白的说明,他还是忍不住眸子都黯了几分。

  她和他,终究是无缘吗?

  他的心中,还是很不甘心哪!

  特别是……经过这一轮的秘境救援之后,她在他的眼中,其浓烈艳丽的色彩,更是耀眼了几分,让他就这般放下,他……完全没办法做到。

  慕修染似因为殆此刻隐忍而翻腾着的情绪,而心有所感的瞥了他一眼,低头之时,唇角却又邪邪的上勾了几分,然后看向桃夭道:“小丫头还是这般让本君心喜,你这性子真对本君的胃口,怎么办?本君突然不想让你和寒墨小子成婚,还想把你召到魔宫中了。”

  闻言,慕亦寒的脸色一白,即使是戴着面具的情况下,也能生生的看到面具下的面色下降了几个度,他刷的抬起了头望向了慕修染,眸底满满都是不甘和愤怒,以及涛天的恨意。

  但他掩饰得很好,只那么一瞬间,便半垂下眼帘,掩住了眸中的晦暗。

  他的神色,让一直紧盯着他的慕修染和殆都看在了眼里,在慕修染看来,若是他都做出了这样明显是抢亲的行为,如果这寒墨都无动于衷的话,那只能说明,要么是他根本对陶妖的感情是假的,之前的都是做戏,要么,便是他城府极深,不在他的面前显露分毫。

  但是,叫的狗不咬人,咬人的狗不叫,现在他这样愤怒的看了他一眼,还气得像是浑身颤抖似的隐忍着,倒是让慕修染松了半口气,只需要看看他的底线在哪,多刺激刺激他,这寒家小子,便从此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大殿下真会开玩笑。”

  他们的话,明显设着陷阱,但桃夭却不想接他们的茬,当着他们的面就手一勾的挽着慕亦寒的臂弯道:“在下和他成婚,和让我进魔宫并没有冲突吧?毕竟,大殿下的女人那么多,必定不差我这么一个,但是,相对于女人,在下更想做大殿下的朋友呢,在下觉得,大殿下会对‘朋友’更稀罕一些。”

  闻言,别说是殆,连慕修染和慕亦寒都错愕了,慕亦寒心中满满是对她的赞叹,宠溺的侧头看了她一眼,桃夭便回了他一个笑脸,眸中的意思更是‘交给我吧’的意思,让他低沉的心彻底的扬了起来。

  而殆却是攥紧着拳头,默默的看着他们在那里互动,紧紧的抿着唇,不语。

  慕修染挑了挑眉头,然后好笑的看向桃夭,道:“你又怎知本君会想要朋友,而不是女人呢?你这么有意思,要本君只把你当作朋友,能看不能吃,岂不是太可惜了么?”

  “可惜?有什么可惜的?”桃夭装作不解的瞪大了眼睛,看向慕修染道:“大殿下,难道你不知道这世间有一个形容词叫‘痴男怨女’吗?

  虽然大殿下是不会因为在下而成为痴男,但如果我真成为你的女人的话,那必定会让他成为痴男的,如此一来,他肯定很难专心替大殿下做事,那损失的,肯定不止是寒家,同时也是大殿下的,这很不划算嘛对不对?

  再说了,大殿下的身边还有那么多女子,那些都是朝上重臣的女子,后宫里的势力盘根错节,在下这山野乡民若是进了大殿下的后宫,怕是不够几天就会被她们给撕了,这就更不划算了。

  即使在下进宫初期有大殿下的宠爱,但是大殿下心中鸿沟,对在下感兴趣也不过是短时间的,若是天天对着,很快新鲜感就过去了。但是,若是做朋友就不同了,不是天天见面,却会让大殿下见到的时候耳目一新,不是更好吗?”

  被她这般不着痕迹的拍了一番马屁,慕修染心情极好,却还是笑道:“但是本君还是不想只和你做朋友,只想把你召进魔宫里呢?”

  桃夭耸肩摊手道:“所谓‘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大殿下,你确定你想要我,不是为了我这颗有意思的脑子,而是为了要得到我的身体吗?”

  她说完之后,还低声嘀咕道:“要是让我做你的女人,我必定搬空你的宝库,然后拍拍屁股,继续满天下的游玩,有这么一层魔妃的身份,肯定在外面很吃香。”

  她的话说的虽然轻声,但在场的人又岂是聋的,即使是暂时失去了修为的慕修染,却也一样一字不落的听在了耳里。

  慕修染一愣,然后喷笑出声,指着桃夭笑道:“好好好,好一张牙尖嘴利的嘴,本君说不过你,你厉害!”

  桃夭打蛇随棍上,立即插着腰的得瑟道:“既然大殿下也觉得好,那有没有赏赐?在下还等着大殿下一起把之前的赏赐也兑现了呢。”

  这下慕修染算是见识到桃夭不按牌理出牌的厉害了,道:“好好好,本君一言九鼎,说了给你的赏赐就一定给。”

  他说着看了殆一眼,殆明了,然后在殆拿出袖中的东西时,便道:“此物是殆为你求来的,即使是你之前的功劳,也不够得到这把扇子,本君的殆大总管为了你,可是费尽了心思,你可别辜负了他的一番心意。”

  桃夭看到殆拿过来的扇子,双手接过,却看到殆直直的站在她面前不愿离开,一双眸子深深的凝视着她,却有千言万语无法诉说,只化为不愿她离开,不想她嫁给他人的恳求。

  桃夭的眸光闪了闪,拿着扇子的拱手朝慕修染道:“在下定会好好使用这把扇子,绝对不会辜负殆大哥求扇的心意。”

  她的大哥二字咬得重,表明了她心中殆是大哥的分量,但同时也是委宛的表示她和殆之间的不可能。

  蓦然,殆的面色更是白上几分,低头失落的扯了扯嘴角,看了正侧头深情凝视着桃夭的慕亦寒一眼,然后转身便走回到慕修染的身旁。

  无论结果如何,此刻的他,在大殿下面前还是不能少了分寸,毕竟大殿下的计划,不能因他而改变。

  妖妖,你舍我而选他,终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花姬 http://www.avsohu.com/Read/4903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