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 现在我们是患难朋友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正好是晚自习前的时间,厕所里没有其他人。

  害怕孟轻歌误会自己,韩哲连忙松开了手,郑重其事地说道:“如果你讨厌我,是因为我不小心撞见了你的秘密。那么现在我进了女厕所,你是唯一知道这个秘密的人,我们扯平了。”

  “神经病!”对韩哲的举动觉得很无语,孟轻歌皱眉骂了一句就想回教室。

  此时韩哲却突然拉着她进了厕所的隔间,顺势关上了隔间的门。

  孟轻歌以为他又要干什么,刚想挣扎,却看见他将手挡在嘴前,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孟轻歌一愣,就听见外面有人进了厕所。

  怕被别人发现自己跟韩哲单独在女厕所,孟轻歌只好选择了闭嘴。

  安静的厕所里,隔壁间女生的撒尿声格外清晰。

  尽管都是女生,但是在韩哲面前听到这个声音,孟轻歌的脸却忍不住开始发烫。

  一抬头,却发现对面的韩哲也是一脸绯红。

  “现在我们是患难朋友了。”躲在小小的隔间里,韩哲小声地窃喜道。

  孟轻歌斜了他一眼,一时间无力反驳。

  知道孟轻歌最怕别人知道她和自己有关系,韩哲笑着挑眉,无赖地威胁道:“如果你不答应,我现在就开门出去。”

  言毕,韩哲作势就要开门。

  孟轻歌赶忙拦住他,慌张道:“我答应你!”

  说是朋友,可是两个人的相处并没有多大的改变。

  孟轻歌要求韩哲在人前都不准搭理她,不然就要绝交,韩哲迫于无奈只好答应。

  要说唯一的改变,就是以前是放学后孟轻歌一个人在教室,现在多了一个韩哲。

  陪着孟轻歌一连几个晚上都在发呆,韩哲双手撑着下巴,百无聊赖道:“你以前每天在学校里就是发呆吗?”

  “你要是觉得无聊,那你可以走啊。”要是韩哲主动离开,孟轻歌简直求之不得。

  又是想让自己走,韩哲白了她一眼,没好气道:“你就不能对我温柔点,怎么说我们现在都是朋友了,说话一点都不客气。”

  “是你自己非要留下的,我可没求你。好了,我要回家了,你自便吧。”孟轻歌无视韩哲‘楚楚可怜’的眼神,收拾了下书桌就准备回家。

  “都这么晚了,你一个女生走夜路不安全,今天让我送你回家吧?”韩哲拉着孟轻歌的书包,装可怜道。

  显然孟轻歌并不吃这一套,她慢慢抽回了自己的书包,提醒韩哲:“你答应我过的,我们的友谊仅存于这个教室里没人的时候,出了这个门,我们就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无情无义啊你!”在韩哲的哭诉里,孟轻歌独自出了教室。

  回家的一路,孟轻歌的心情都莫名的好,嘴角微微上扬,此时的她似乎觉得回家也没有那么难受了。

  只可惜,美好的事物总是短暂的。

  刚到自家楼下,孟轻歌就听见楼上的叫骂声:“我不会离婚的,你这个混蛋,我死也要缠着你!”

  不用想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孟轻歌立刻跑上了楼,冲进了家里。

  一进家门,里面果然已经天翻地覆了。

  本就所剩无几的家具,现在也变得支离破碎。

  孟轻歌的母亲紧紧咬住男人的手,中年发福的男人疼得一直揪着她的头发。

  看到孟轻歌回来了,孟轻歌的父亲连忙甩开了她的母亲,怒火中烧道:“你这个疯婆子,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才娶了你这样的女人!我跟你说,我马上就要接到一个很大的项目了,你知道那个项目值多少钱吗?你看看女儿现在跟你在一起过的生活,我要是你就赶快死了,省得活着连累子女。”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如意算盘!什么为了女儿好,你就是为了那个狐狸精,怕我告你要赡养费。我告诉你,你想得美,我死都不会离婚的。”孟轻歌的母亲早已泪流满面,望着孟轻歌父亲的目光里尽是恨意。

  “那你就拉着女儿过一辈子穷日子好了,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你,我看到时候谁不好过。”明白今天又是白来一趟,孟轻歌的父亲整整衣服,匆匆看了孟轻歌一眼就走了。

  孟轻歌站在门口,望着这一切就像一场闹剧。

  她什么都没有说,可是放在身侧的手却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一整天观察下来,韩哲断定孟轻歌的心情很不好,因为不管他怎么对她使眼色,她都一点反应都没有。

  要知道平时,只要他当着人的面这样做,孟轻歌都会回他一个杀人的眼神。

  憋了一天,好不容易等到放学大家都走了,韩哲才坐到孟轻歌前面的位置,关心道:“你怎么了,心情不好吗?”

  孟轻歌摇头,也不说话,只是呆呆地坐在位置上。

  韩哲没有再打扰她,因为虽然她摇头,但是他看得出来她的心情很不好。

  知道她现在只想安静地待着,于是韩哲体贴地陪着她。

  不知道过了多久,教室里的灯突然全暗了下来,孟轻歌一惊,下意识地看向韩哲。

  韩哲按亮了手机,安抚她道:“没事没事,只是十点了,学校都断电关门了。”

  “原来都这么晚了,那我们回家吧。”没想到会这么晚了,孟轻歌站起来道。

  韩哲连忙拉住她,提醒道:“学校大门应该已经关了,我们现在出去,会被警卫当成早恋处分的。不过没关系,我知道教学楼后面有个铁门可以爬出去。”

  知道孟轻歌一定不愿意让自己的名字和他的一起出现在学校的公告栏上,韩哲拉着她出了教室就往后门跑。

  这扇铁门并不常用,门上已经是锈迹斑斑了。

  作为运动健将,韩哲三两下就翻过了这扇门,朝着门内的孟轻歌喊道:“你按照门上的花纹爬,一下就过来了,很简单的。”

  确实不难,孟轻歌并不是娇气的女生,背着书包也一下就坐到了门上。

  看着下面仰头对自己微笑的韩哲,孟轻歌的难过一下子涌上心头。

  为什么只是一个平凡孩子该有的笑容,对她来说却这么难?

  翻身下来的时候,孟轻歌两手一松,整个人就从门上摔了下来。

  韩哲整个人吓坏了,连忙冲到孟轻歌面前半蹲着紧张道:“你没受伤吧,哪里摔伤了没?”

  只是擦破了一点皮,可是孟轻歌却泪流不止。

  默默地流泪渐渐变成了抽泣,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就想要把这些年的委屈全部发泄出来。

  “真的那么疼吗?要不要我现在送你去医院?”看到孟轻歌哭得这么厉害,韩哲扶起她就要去医院。

  孟轻歌哭得说不出话来,只是一个劲地摇头,过了很久,才平复下心情说道:“我没事,只是太怕疼了而已,我们快回家吧。”

  “不行,今天我一定要送你回家,你这个样子我怎么会放心让你一个人回去。”见孟轻歌都哭成这样了,韩哲哪还由得她胡闹,背起她就朝前走去。

  背上的孟轻歌挣扎了两下,就不再反对了。

  少年的肩膀虽然稚嫩,却已经很有担当。

  鼻尖缠绕着好闻的艾草香,孟轻歌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像是有一阵春风吹过,带来了一阵暖意。

  不敢让韩哲见到自己最丑陋的地方,孟轻歌没有让他真的送自己回家,而是让他在隔了两条街的高档小区里放自己下来。

  “原来你家离学校这么近,环境还挺漂亮的嘛。”望着身后的高档住宅,韩哲的语气里尽是赞赏,却没有艳羡。

  “我自己进去就好了,很晚了,你快回家吧。”怕韩哲看出自己在撒谎,孟轻歌赶紧让他离开。

  以为孟轻歌是害羞,怕有熟人看见自己这么晚还跟男孩子在一起。

  毕竟高中的学生,对早恋二字都是讳莫如深的。

  于是韩哲了然地笑道:“那我先走了,你自己小心。”

  目送着韩哲消失在夜色里,孟轻歌终于安下心来,转身准备回家。

  脚下一动,她才发现原以为只是擦破皮的脚踝真的扭了,整个人吃痛坐在了地上。

  这里离家还有一小段距离,看来今晚是有苦头要吃了。

  半夜美人相邀,安南只是下楼准备开车赴会,没想到会撞见这么有趣的一幕。

  他双手环胸靠在自己骚包的法拉利上,带着淡淡的讥讽道:“为了在男孩子面前虚荣,让自己吃尽苦头真的值得吗?”

  听到有人说话,孟轻歌才发现阴影里的跑车前竟然站着一个男人,看不清样子,声音听上去很是年轻。

  自己的谎言还是被人拆穿了,可是孟轻歌不在乎,因为只要那个人不是韩哲就好。

  咬牙忍着痛站起来,孟轻歌背着书包朝着小区外走去。

  安南抿嘴一笑,忖道:原来还是个倔强的小姑娘。

  打开车门坐进去,安南调转车头,脚下一踩油门,红色的法拉利就像火一样从孟轻歌身边窜过去。

  第二天一早起来,孟轻歌的脚踝已经肿的像馒头一样了。

  她的母亲还在睡觉,孟轻歌没有叫醒她,忍着痛硬撑着去了学校。

  不是她不想说,而是她从很小的时候就明白,这些事说了也没有用。

  自己的这个母亲,除了会吵架和埋怨,其他全都不会关心。

心机甜妻很撩人 http://www.avsohu.com/Read/4872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